您当前的位置 :湖州在线 > 南太湖时评 > 最新快评 > 正文

钱江潮评丨看传统制造的浙江蝶变

来源:钱江潮评
2019/11/12 9:50:00

立冬之前,粮草已备。

11月7日下午,全省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现场推进会在宁波召开。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出席,省委副书记、省长袁家军在讲话中指出:加快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是经济治理的重要内容,更是深入贯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建设制造强国重要论述的实际行动。

W020191107653822764991.jpg

浙江在线记者 梁臻 摄

与此同时,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9月,浙江17个传统制造业规上工业增加值率为20.8%;规上工业劳动生产率同比提高8.9%,高出全省规上工业0.2个百分点,高于去年全年0.8个百分点。传统制造业的稳定向好,奠定了浙江工业经济稳增长的基础。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浙江就已打响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之战。2017年9月启动改造的第一批10个重点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8%,高于规上工业1.0个百分点。此次现场会上,又宣布了第三批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分行业省级试点名单,实属“乘胜追击”。

那么,浙江的传统制造业又是如何开启蝶变之旅的?

“脱虚向实”的战略导向

当全国各个省市都在追逐数字经济的时候,浙江提出打造数字经济与新制造业的“双引擎”。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两年前就提出:传统制造业仍然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我省经济发展之基、富民之源。各级各有关部门和广大企业要振奋精神、鼓足干劲,加大改造提升力度,加快形成浙江制造新优势,为我省“两个高水平”建设提供强大动能。

回顾过往,作为资源小省,浙江制造业的基础薄弱。改革开放之后,浙江人凭着市场先发优势,“前店后厂”式地创办起乡镇或个体工业企业,到2003年左右形成了一批在全国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优势产业。即块状特色产业成为浙江经济的一大特色。但当时的制造业还存在低小散的问题;另一方面,短缺经济时期的“供不应求”,客观上也造成一些企业迷恋低成本扩张,甚至迷恋“炒楼”、“炒煤”、“炒钱”等虚拟经济。

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精心把脉浙江制造,在“八八战略”中,将“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块状特色产业优势,加快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明确列出。之后,浙江出台了《浙江省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规划纲要》,并配套出台了推进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的若干意见。其后16年,浙江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2017年,又专门发布了《浙江省全面改造提升传统制造业行动计划(2017—2020)》,致力于修复传统制造业的发展动能,为其注入新的澎湃血液。

面对困难,不改初衷,坚守制造,坚守创新,坚定不移走改造提升之路,这是一条漫漫长路,也是唯一出路。只有当占比达70%以上的传统制造业转型成功,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才有基础。

正所谓“战略决定方向”。有了“脱虚向实”、“制造提升”的战略定位,浙江全省上下掀起了一场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的“新制造”运动。

“鲲化为鹏”的“集群之战”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曾指出:“推进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就是要努力打造浙江制造的产业新优势、企业新优势、产品新优势和创新新优势,形成一批超千亿级的传统产业集群、百亿级的龙头企业、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和国际驰名品牌。”

换句话说,传统产业集群过去是浙江经济的优势;通过转型升级焕发新机的产业集群则是未来浙江经济发展的新动能。浙江从2017年始公布了三批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的分行业省级试点名单。第一批10个行业21个试点;第二批7个行业14个试点;第三批新增13个试点,不断扩容的省级试点名单。在此基础上,为打造高质量产业集群,还于今年5月首批遴选了7个“万亩千亿”新产业平台;并计划到2022年,建设10至15个“万亩千亿”新产业平台。

一时之间,产业集群的攻坚战在全省上下打响。比如今年4月新设立的杭州钱塘新区,目标培育航空航天、汽车及零部件、数字经济及智能制造、生命健康和新材料等五个千亿级规模的产业集群,计划再造一个“杭州工业”。而宁波则于今年5月推出了“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实施意见,积极培育绿色石化、汽车两个万亿级产业集群和时尚纺织服装、智能家电、文体用品等一批千亿级产业集群。

此外,自2017年浙江加快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系统部署以来,宁波以“产业争先”为导向,聚焦纺织服装、化工、橡胶塑料制品等9个重点优势行业,实施智能制造等10大重点工程,强化试点示范,努力推动传统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今年1月至9月,宁波9个重点传统制造业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5%,高于规上工业3个百分点;研发费用同比增长14.7%,高于规上工业2.9个百分点。

转型升级的集群之战又岂止是限于杭州、宁波?在乐清,打造世界级智能电器产业集群的战役中,近3年技改投资超500万元的企业达83家,销售产值平均增长42%,税收平均增长25%。2018年,规上工业亩均增加值位列全省第一位,规上工业亩均税收和单位建设用地财政贡献均居全省第二位。

凡此,纺织服装、化工制造、汽车零部件、家用电器……那些曾经温暖了岁月,繁荣了城市的产业集群终于走出了新格局。

创新驱动的企业行动

毫无疑问,浙江经济的生命力在于创业不息、创新不止的市场主体力量。

因而,在浙江省政府部署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的同时,浙江的企业家们也担当起了创新发展的新使命,锚定机遇,迎风而上。

比如华立集团,自2016年起就用“互联网思维”和“工匠精神”,用创新驱动的发展方式,探索并实践企业的转型升级;在华立科技青山湖制造基地,新装备的电力装备智慧仪表智能制造新模式项目是华立与德国西门子合作落地的项目,其打造的全自动物流系统,全程物流配送自动化率达到95%。

成立于1997年的兆丰机电,23年来一直专注于汽车轮毂轴承单元研发与制造,是典型的传统制造业企业。从开展信息化建设、实施机器换人,到全面数字化升级探索数据价值、启动5G赋能应用,兆丰机电正向先进制造迈进。

宁波慈星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中船重工716所研发的汽车内饰3D缝纫机器人,不仅生产效率能提升30%以上,产品在线迹一致性、3D成型一致性等方面均有95%以上的提高……

可喜的是浙江有一大批这样的企业。坚守主业的同时,不断拥抱新科技革命,将科技的新鲜血液源源不断地输入企业体内,从而变粗放型增长为集约型增长,变传统企业为高新技术企业。

数字赋能的智造升级

浙江的实践表明:数字赋能产业经济,智能化提升是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的有效手段。

以互联网之都的杭州为例,传统制造商们蓄势待发,将在“互联网+”多元化发展优势下,打破壁垒,整合布局全产业链,在新制造赋能,为行业迎来新机遇。

基于这样的“地气”,杭州市于9月正式宣布启动“新制造业计划”,提出“坚持数字经济和制造业‘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形成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双引擎’”。

于是,人们看到:艺尚小镇的杭派女装通过数字化技术,对服装制造业进行全方位、全流程、全链条改造,逐渐实现了从“杭州制造”到“杭州智造”再到“杭州创造”的蝶变。又比如,东华链条、民生药业、运达风电等企业在完成内部信息系统集成和实现智能制造的基础上,逐步建立了企业数据中心、行业大数据中心;春风动力、西奥电梯等企业在智能工厂建设基础上,探索建立企业内外全业务全流程互联互通、协作共享平台……

而享有“实体经济看宁波”之誉的甬城,则积极引进建设宁波工业互联网研究院等重点平台,发布并推广全国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操作系统SupOS,建设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二级节点平台,探索实施“5G+工业互联网”示范试点。鼓励奥克斯、吉利、雅戈尔等龙头骨干企业建立服务于服装、家电、塑机等传统制造业的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同时,大力实施企业上云、深度用云计划,累计上云企业超8万家……

是的,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既要有新兴产业的繁荣,也要有传统产业的凤凰涅磐。人们相信,在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城市数字化的“三化融合”的大潮中,以数字经济为引领,以“新制造业”为新增长点的“双子星座”,一定能够汇聚成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澎湃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