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中国精神·湖州元素 > 湖州元素
叶培建:嫦娥之“父”
发布时间:2019/12/26   稿件来源:湖州晚报   

经过几代航天人的接续奋斗,我国航天事业创造了以“两弹一星”、载人航天、月球探测为代表的辉煌成就,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积淀了深厚博大的航天精神。——习近平在首个“中国航天日”到来之际的重要指示(2016年4月24日)
    

他是中国卫星事业的风云人物,始终把自己的航天梦与中国梦紧紧相连;他是一位敢说、敢想、敢干的人民科学家,始终恪守着“用成功报效祖国,用生命铸就辉煌”的人生信条;他是中国卫星应用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始终淡泊名利,一心问鼎苍穹——

叶培建(1945年1月—— ),1958年至1962年,先后在湖州一中、湖州中学求学。196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无线电系,1980年赴瑞士留学,1985年获博士学位,同年8月归国。1988年12月,调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工作,先后担任过院长助理、计算机总师和“中国资源二号”卫星副总师、总师兼总指挥,嫦娥系列各型号总指挥、总设计师顾问、嫦娥三号首席科学家。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及航天基金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专家。200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17年1月,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将编号“456677”的小行星命名为“叶培建星”。2019年被授予“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在卫星设计领域,他主持制定了我国第一代传输型对地观测卫星总体方案及各个分系统的设计,还制定了我国月球探测卫星技术方案。在航天计算机应用领域,他参与开发并基本建成了卫星与飞船设计的数据库、应用软件包和制造的计算机网络环境,在卫星研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9月29日上午,雄壮激昂的《向祖国致敬》乐曲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内回荡。74岁的“嫦娥之父”叶培建快步走到大厅中央,从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接过“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奖章。这是对他52年奋斗在航天领域的最大褒奖。“人类要征服太空首先要去月球,美国人去过了,中国人一定要去,中国人也一定能够去。我希望我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人登上月球。”9月29日当天,叶培建也把获奖感言传回湖州,“我只有以后做更多的事情,才对得起这个称号。我们本来就是人民培养的,就得为人民。作为一个科学家,必须把自己摆在和人民在一起,为国家服务。”

学工报效祖国

对叶培建而言,“热爱祖国”绝不是一句空洞的话语,而是一生的动力之源——想做的、所做的,都是为了那片深邃的天空,都是为了祖国的航天梦。
    

1945年1月,叶培建出生于江苏省泰兴县。1958年,13岁的叶培建随父亲叶蓬勃转学到了湖州一中读初三,后保送至湖州中学。这四年求学的经历,使他与湖州结下了情缘,常常称自己为“半个湖州人”。
    

中学时代的叶培建各门功课成绩都很优秀,理科好,但文科和外语成绩更佳。因为喜爱文学和外语,叶培建最初的志向是报考外语学院,毕业后做一名外交官。
    

“父亲十分严肃地对我说:国家正处于建设时期,很需要理工人才。”在儿子的人生方向上,父亲有着更深远的考量。叶蓬勃早年投身革命,随部队南征北战。1949年后,参加了抗美援朝。“我们白天不能行军,美国人的飞机在头上,运输线被炸得七零八落。”叶蓬勃曾吃够了美国飞机的苦头,深知国家没有制空权不行。看到国家工业落后的现状,希望叶培建能够学工报效祖国。
    

在父亲的影响下,叶培建高考报志愿前面四个全是航空的,但最终意外地被浙江大学无线电系录取。后来他才知道,这是因为那年浙江省把很多优秀学生都留在了省内。根据湖州中学档案记载,那一届的毕业生近400名,考取大学不过70余人,平均分超过95分的只有4人,叶培建就是其中一个。
    

大学毕业时,叶培建一笔一画地写下自己的分配志愿,首先是黄沙弥漫的酒泉发射基地,其次是热浪逼人的新疆某试验基地,三是海滨的某海军试验基地……都是国防,包括航天。叶培建觉得中国近200年来太受欺负了,不能被人看不起,落后就要挨打。为了让祖国不再被别国欺凌,他下定决心要为国家尽己所能。
    

让叶培建没想到的是,浙大毕业时他被分配到了航天部卫星总装厂任技术员,从此真正与航天事业结下不解之缘。

祖国等着我回去

1978年,国门刚刚打开,就在这一年,叶培建考上了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和502所两个专业的研究生,后又通过出国资格外语考试,赴瑞士纳沙泰尔大学微技术研究所读博士研究生。“你们好好想一想,全国10亿人,有多少能够上大学?有多少人出国留学?你们一个人一个月,路费什么的都不算,光生活费要700瑞士法郎,要有20多个工人在辛勤劳动才能供得起一个人。你们是站在多少人的肩膀上在国外学习,你们就知道自己的担子有多重!”出国前,教育部副部长曾和留学生们恳谈,一番朴素的话语让叶培建记住了一辈子。

在瑞士的五年,是叶培建学习非常刻苦的五年。“男儿不苦不勤不能成业,我亦盟心矢志朝夕自励,反倒觉得虽苦犹甘。”1982年,一位外国记者问叶培建:“你为什么不去玩,甚至也不去喝咖啡?”叶培建告诉他:“我们出来很不容易,国家等着我们回去呢。”
    

叶培建有个习惯,白天有时间就一个人在花园里踱步。他交代所有人不要打搅,因为他需要好好想想,再仔细推敲是否还有问题没有考虑到。按他的话来说就是“送卫星上天只有成与败,没有中间状态。做事情,只有行与不行,没有差不多。”叶培建说,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得益于瑞士的留学经历。在瑞士人的字典里,压根儿不存在“差不多”这三个字。科学的道路上只有严谨才是真谛,不仅要精益求精,更要至善至美。


    1985年5月,叶培建的博士论文完成答辩,月份,7 按瑞士的规定再做了一次公开答辩,获得了瑞士科学博士。很多人以为叶培建会留在条件优越的瑞士,但他心里早有答案:“国外好,但是金屋银屋不如自己的茅草屋,中国是我自己的家。”在叶培建看来,个人是国家的一员、民族的一员,“有了爱国主义精神,人的根就能扎得比较深;心呢,就能够稳。”


    没有做任何“走与留的思想斗争”,一心归国,同年8月叶培建回到了魂牵梦绕的祖国。与他同时回到祖国的,还有我国驻瑞士大使馆转给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一份入党申请书。


从地球走向太空


    航天是一个国家实力的表现,也是一个国家威力的象征。


    2007年10月24日,“嫦娥一号”直刺苍穹。作为我国首颗探月卫星,“嫦娥一号”成功绕月,是继人造地球卫星、载人航天飞行之后我国航天事业发展的又一座里程碑,标志着我国迈出了深空探测的第一步。叶培建,是卫星系统总指挥和总设计师“一肩挑”。


    嫦娥二号、三号、五号……2007年至今,深空探测的纪录一次次被刷新。作为嫦娥系列各型号总指挥、总设计师顾问、嫦娥三号首席科学家,在为“嫦娥”奋战的几年时间里,叶培建和他的团队几乎没休过一个节假日。


    一次艰巨的任务结束后,“嫦娥一号”卫星总体副主任设计师张伍打量四周,眼前的一幕让他终身难忘:几个同志在试验台边的地上随便铺块海绵就睡着了,一晚没合眼的60多岁的叶培建也就地和大家躺在了一起……


    美国宇航局前局长米切尔·格里芬曾说过,中国航天最令人羡慕的地方在于,它拥有一大批年轻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叶培建听后笑着说:“要想吃好馒头,就要从种麦子抓起。”


    深空探测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叶培建独具慧眼,选拔了一批平均年龄不到30岁但极具创新精神和专业能力的年轻人,组成了最初的团队。在“嫦娥一号”任务结束之前,叶培建就有了一份探月工程后续主力名单,名单上的人员分属不同专业,按各自特点被分配到不同型号队伍中去。后来,这些人在“嫦娥二号”“嫦娥三号”和探月三期再入返回飞行试验任务中逐渐挑起大梁。


    “航天有一句话叫100-1等于0,再好的一个东西,你这个小部分没有做好,就可能是失败。所以我要求我们每一个设计师做每一件事情,都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叶培建说,年轻人可能没有经验,但必须做到任何疑点都不放过,要学会“捕风捉影”。


    “嫦娥三号”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孙泽洲说,执行“嫦娥一号”任务时跟着叶总好比“背靠着大树”,自己做了总师才知道身上责任的分量,当时的经历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叶培建说,航天路上困难很多,但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能够亲自参与并见证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是一种幸福。”


胸怀梦想 奋力前行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新中国成立以来,在艰苦的条件下,我国的航天事业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其间先后形成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无私奉献,严谨务实、勇于登攀”的航天传统精神和“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攻关、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在叶培建的身上,我们就能看到这种精神特质。


    建设航天强国,是叶培建这些航天人的梦想,也是他们的不懈追求。在新时代,我们要实现伟大中国梦,就需要学习和弘扬航天精神,在各自的岗位上无私奉献、勇于创新、敢于攻坚、奋力前行,作出更多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的贡献。


    愿你我都永葆这种梦想,和我国的航天事业一样,快快腾飞、早日冲天。(H记者 朱晔)

 

湖州智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 2003-2020   新闻热线:0572-2598531 邮箱:963458800@qq.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