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中国精神·湖州元素 > 湖州元素
徐迟:科学春天的歌者
发布时间:2019/12/26   稿件来源:湖州晚报   

改革开放铸就的伟大改革开放精神,极大丰富了民族精神内涵,成为当代中国人民最鲜明的精神标识!——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18年12月18日)


他用一篇《哥德巴赫猜想》,感动和激励着一代人为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奋斗;他用66个“水晶晶”,为家乡南浔“写出”一张最有诗意的名片;他用一生追求毛泽东当年为他题写的寄语“诗言志”——


徐迟(1914年10月15日-1996年12月13日,原名商寿,南浔人。诗人、散文家和评论家。198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世纪30年代开始写诗。抗战爆发后,曾与戴望舒、叶君健合编《中国作家》(英文版),协助郭沫若编辑《中原》(月刊)。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人民中国》编辑、《诗刊》副主编、《外国文学研究》主编。曾任中国作协理事、湖北省文联副主席。
    

徐迟在报告文学领域作出了突出贡献。代表作有《哥德巴赫猜想》《地质之光》《祁连山下》《生命之树常绿》等。其中,《哥德巴赫猜想》与《地质之光》获中国优秀报告文学奖。著有诗集《二十岁人》、文艺评论集《诗与生活》以及《徐迟散文选集》等。

“掘冰人的大量挖掘,通常使得一个湖沼的冰解冻得早一些;因为即使在寒冷的气候中,给风吹动了的水波,都能够销蚀它周围的冰块。”这段文字来自1982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瓦尔登湖》一书中。
    

作为本书的译者,徐迟在1949年的翻译版本中,“掘冰人”翻译为将 “采冰人”。
    

一字之别,如今看来另有深意。尤其对于《哥德巴赫猜想》一文作者的徐迟而言,他的体会更深。或许,正如他所翻译的那样“冰解冻得早一些”。
    

当年,徐迟用激昂的笔触写下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文中主人公陈景润的事迹感动和激励了一代人为“科学的春天”奋斗,为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奋斗。

在“试试看”中开始《哥德巴赫猜想》
    

即使在今天,谈及《哥德巴赫猜想》仍然让人振奋。这篇旷世之作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呢?
    

曾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周明在一篇纪念文章中,讲述了其中的来龙去脉。
    

上世纪70年代末,虽然“文革”已经结束,但人们的思想还受到“两个凡是”的束缚。为了“四个现代化”的奋斗目标,党中央决定召开全国科学大会,动员和组织科学家投入祖国“四个现代化”建设。
   

 科学大会的召开,预示科学的春天即将到来。为此,《人民文学》编辑部决定写一篇反映大数学家陈景润的报告文学。当商量由谁来动笔时,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远在武汉的徐迟先生。
    

时值1977年深秋,这年,徐迟先生已63岁。周明回忆说,对于当时邀请徐迟来京采写陈景润一事,他很高兴,但只是说“试试看”。
    

为什么说“试试看”呢?一是徐迟觉得数学这门学科他不熟悉,更不懂;二是他担心不能很好地完成这次采访任务。正是这样的顾虑,让徐迟接到邀请后非常谨慎。
    

但几天后,徐迟就风尘仆仆地赶到北京。在一个艳阳高照的秋日,周明陪同徐迟到北京西郊中关村的中科院数学研究所。
    

对于当时的情景,周明至今记忆犹新。在办公室,数学研究所党支部书记李尚杰讲了些“小陈”的故事后,就带进来一个个头不高、面颊红扑扑,身着一套普通旧蓝制服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就是陈景润。
    

当周明特意向陈景润解释来意后,陈景润紧紧握住徐迟的手说:“徐迟,噢,诗人,我中学时读过你的诗。哎呀,徐老,你可别写我,我没有什么好写的……”徐迟笑着告诉他说:“我来看看你,不是写你,我是来写科学界的,来写‘四个现代化’的,你放心好了。”陈景润听完笑了,“那好,那好,我一定给你提供材料。”
    

于是,大家便随意交谈起来。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徐迟开始了《哥德巴赫猜想》的创作。

“洛阳纸贵”时又开始新创作
    

为写好这篇报告文学,徐迟干脆住在中关村,白天黑夜都排满了采访日程。
    

徐迟采访了许多著名数学家,正反两方面意见他都会认真倾听。他说:“这样才能做到客观全面地判断一件事、一个人。”这期间,他还花了很多工夫,硬“啃”了陈景润的学术论文。
    

在数学研究所,徐迟去了陈景润经常出入的图书馆、去了他的办公室,跟他一起进食堂、一块聊天……很快,他和陈景润成了知心朋友,但唯独没有看到过陈景润解析“哥德巴赫猜想”的那间6平方米的房间。
    

为了突破这个采访障碍,周明和徐迟、李尚杰3人决定“闯关”。当他们不告而来进入小屋后发现,室内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张简陋的办公桌和一把椅子。墙角放了两个鼓鼓囊囊的麻袋,一个装的是他要换洗的衣服,另一个全是计算题手稿和废纸。
    

完成深入采访后,徐迟反复斟酌,几番修改,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终于完成。《人民文学》以醒目标题刊发在1978年1月号头条,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全国大小报刊竞相转载,成为广泛传诵、家喻户晓的名作。
    

有评价说,这篇作品远远超出文学范围,呼唤着“科学的春天”的到来,汇入了思想解放的大潮中,成为改革开放的嘹亮号角。徐迟也被誉为“科学的春天的歌者”。
    

就在一时间“洛阳纸贵”时,徐迟却“消失”了。原来徐迟又接受委托,和周明一起深入云南西双版纳亚热带密林,采访植物学家蔡希陶去了。
    

著名作家张守仁回忆说,那年的春节前后,徐迟和周明钻进偏僻蛮荒的原始森林埋头苦干。徐迟采访完毕后,紧接着又写出了《生命之树常绿》的初稿。
    

在徐迟和周明一起携稿回京途中,坐在飞机上的徐迟从空姐的口中得知,《哥德巴赫猜想》引起了全国性轰动,大家都在为科学春天的到来而振奋。

改革开放精神贯穿先生的一生

张守仁曾问徐迟:“您最初发表的诗歌,署的就是‘徐迟’这个名字吗?”
    

徐迟微笑道:“不是的。我原名徐商寿,处女作没有用‘徐迟’这个名字。我上面还有3个姐姐,我是老四,父母叫我‘迟宝’。发表了几年作品,我才用‘徐迟’这个笔名,原意是叫自己生活得慢一点,不要老是快节奏、性急、匆忙。不过,我这辈子也慢不下来。”
    

正如徐迟所说,他不仅慢不下来,而且还总是快人一步。作为在那个年代文学领域思想解放的先锋,他一生都在通过作品来践行改革开放、推动改革开放。
    

1992年,78岁的徐迟和张守仁在南方再次相遇。期间,他们谈到了文学与科学时,徐迟说,搞文学,最可怕的是落入俗套。一入套子,就陈旧了,像工艺品那样,失去了灵气。
    

在那次交谈中,徐迟告诉张守仁,他每天清晨两点一醒来,就钻研深奥的科学,钻研理论物理学,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研究“夸克”,研究物质世界的构成,即使有些地方看不懂,兴趣也很大。
    

张守仁说,期间徐迟专门提到急着想回武汉家里,因为收到一本友人寄来的英文版《目的地火星》。谈及这本书,徐迟还饶有兴趣地描绘了未来的场景……过不了多久,地球和月球之间会开通TAXI,人也可能到火星上去。人们乘着飞舟,天上地下,来往穿梭,像搭公交车那样,十分方便……
    

此时,正值南国的春天,张守仁打开房间里的落地窗,窗外花圃里一株树正盛开着花朵。他眼中的徐迟老人头顶已秃、头发花白、上身微驼,但精神依旧矍铄。
    

2015年,在徐迟百年诞辰之际,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这样评价徐迟的成就:“徐迟在《人民文学》发表的报告文学作品《哥德巴赫猜想》,给社会带来新的感奋和喜悦,是极具勇气的拨乱反正。”

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古老的土地因春风唤醒,美丽的河流因解冻新生。”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犹如一声春雷,再次唤醒中华大地。40多年来,我们解放思想,大胆试、大胆闯,凭借改革开放大踏步赶上了时代。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历程中,形成了伟大的改革开放精神,成为推动社会主义建设的强大精神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已走过千山万水,但仍需跋山涉水。”当下,我们已进入改革开放的攻坚期和深水区,是一个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候,是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险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可的时候。

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再创伟大新奇迹,这是一场接力跑。历史的接力棒现在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我们一定要学习和弘扬徐迟先生以及他笔下众多主人公身上的改革开放精神,来唤醒更多的春天,来创造更好的未来。(H记者 祝原)

 

湖州智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 2003-2020   新闻热线:0572-2598531 邮箱:963458800@qq.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