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日报
首页 > 专题 > 乡愁太湖 > 看见乡愁
从南太湖来到南半球
发布时间:2019/11/25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周昕

蒋国梁

    这些年跟着感觉走,从南太湖畔出发,用脚步丈量地球,用热情拥抱旅途,归纳一下,算是蜻蜓点水到过四大洲了,开了一点眼界、长了些许知识。回家凝视地球仪,世界那么大,兜兜转转,原来还都是在北半球,于是乎,向南半球的大洋洲进发提上了议事日程。 

    走几步,小瞰春来秋去;俱往矣,再续环球凉热。其实,以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大洋洲早就应该去了,事出有因才至今天一游。
    说来话长,家族里上上代人有过留洋的传说,那是清末民初的事了,之后数十年几乎没有人想过和实现过到海外求学、求居的愿景。前几年,在省城做媒体的女儿交出记者证辞职走人,远赴澳大利亚读研,给自己定位是游学:“留学,拿学位是一回事,融入一个全然不同的环境才是大学问。”因此,家族里又重开了多人留洋的续篇,我们的眼光也多一点关注了这个地球。那时还不流行微信,QQ是不花钱的通信工具,偶尔可以视频;年卅大家庭聚会时,彼此约定时间,打个越洋电话,互叙乡愁,好一个“断肠人在天涯”。
    按国际惯例,子女学业有成时,家长应该参加毕业典礼,我们也有所准备,表示经济拮据也要去趟澳洲,同时补缺大洋洲一游。不料女儿提前完成学分,说是单纯等待毕业典礼还要两个月,她就交待学校到时把毕业、学位证书和使领馆的认证文件等资料寄来,便一路跋山涉海,顺道游学异域,最后回到北半球的故乡,我们也就放弃了南半球的旅行计划。

    从一个自己生活习惯了的地方到另一个别人生活习惯了的地方,这也许就叫旅行。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人人疲于奔命,紧绷的神经、疲惫的身体和浮躁的心态,确需经常来一场旅行,使自己的空间变得更大一点。上几个月,有朋友相约澳大利亚、新西兰行,甚合吾意,这才貌似补齐了五大洲一游的空白。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同属澳洲,以美丽的滨海风光和优美的自然环境闻名于世,吸引了包括我们8个老大不小年纪的人们前往旅游观光。初到这两个离南极最近的国家,一切都很新鲜,蓝天白云色彩分明,这个季节正是春天,鲁冰花摇曳笑迎,清风中带着寒气,原以为会冷的,结果有时还可以穿短袖,只是早晚有点乍暖还寒。

    从落地悉尼到飞往凯恩斯、布里斯班,再飞到墨尔本,又坐国际航班到新西兰南岛的基督城,在皇后镇飞往北岛的奥克兰,当中可让人欣赏、思考、回味的风光、人文排得满满当当的,真可谓马不停蹄、人不下马。

    澳新这两个国家都是四面环太平洋,城市、教堂、阳光、沙滩、海浪,还有众多的移居华人……是许多这种类型国家的标配。热带雨林的紫外线晒黑了脸庞,重复着似曾相识的环抱袋鼠、考拉,抚摸奶牛、绵羊、羊驼的场景,感受人和动物和谐相处的乐趣;在国际暗黑天空保护区欣赏浩瀚宇宙,体验清澈灿烂的独特夜色;那个钟乳石山洞里,似乎藏匿着一本关于奇异精灵事件簿,坐着毛利人撑的船穿行于莹火虫洞的静河,抬头欣赏黢黑中的莹火虫,这是一个属于绿色精灵的奇妙世界;红木森林是一个巨大氧吧,参天大树拔地而起,一棵紧挨一棵地将人重重包围,周遭的每个人都仿佛成了小人国里的国民,脚踩着红木木屑铺成的道路,就像是在走红地毯般,柔软而有弹性,一棵倒地横卧的大树上又长出7棵树,不得不惊叹其生命的顽强和生生不息的延续;尽管不了解《指环王》《霍比特人》电影的剧情,但它的造景在这里完整地保留下来,连绵青翠的山坡上,半圆形的霍比特人洞穴小屋镶嵌在半山腰里……如此而已,每天都有惊叹,人在旅途,多姿多彩。

    南半球的春天莺飞草长,回望一路风光无限。仿佛看到女儿当年“对market和vintage怀有相当大的热情,到了国外,自然是得到了更好的养分。做完作业就蹦出去,和市场上的摊主聊天,回来写稿子,做我的本职工作。”经停布里斯班,尽管希望到女儿曾经求学的校园转转,起码装模作样留个影,完成一个当年未了的心愿,但行程只能服从大局,只是把布里斯班作为一个途经两次的过境站,而且是晚上到的班机,在市区吃了晚饭便直奔黄金海岸,次日下午又往布里斯班机场飞往墨尔本了。世界可以很小,地球是个村,好在踏上了女儿曾经学习生活过的异国土地。

    无独有偶,在从奥克兰飞回国内途中一个多小时、千余公里时,我在航班座位前的显示屏上看到了实况飞行路线:左边是澳洲大陆布里斯班,中间是努美阿,右边是苏瓦的标识。我估摸这其中肯定有一处群岛应该是斐济,但一时不知道哪个名称属于斐济的,便利用手机的飞行模式搜索,可是信号不力,灵机一动,趁信号跳出时,求微信朋友帮助查找斐济首都名称。果然,苏瓦就是斐济的首都,那么,万米高空下的南太平洋岛国就是斐济了。

    当年女儿从布里斯班飞到斐济游历采访,直至看到文章发表后才知道,女儿胆子也够大的,在澳洲留学期间,几乎独自走遍了澳洲全境和邻近岛国,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向国内和海外报纸杂志写了数百篇文稿和图片,其中给好几家杂志每周写一篇专栏文章。那时有个喜感场面,传达室师傅经常叫住我签收汇款单和女儿发表作品的报纸杂志,是女儿让编辑部寄来的,数百元的稿费直接寄给我,大额的就打在她在澳洲的卡里,聊补日常生活开销。

    才疏学浅限制了我的观察力和想象力,外头再好也不是我的,归来后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如果说有点感觉的话,一是这两个国家地大人少,因此高楼大厦不算多,除非在城市中心的繁华地区外,基本上都是一二层的房屋;二是绿化面积比例真叫高,绿化比例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空气质量超好;三是人的素质比较高,一般都能自觉地遵守各项规定,就说抽烟这事吧,出发前被告知每人只允许带25根香烟,这对于有吸烟习惯的人来说是极大的约束,我便自律不抽,果然在那里的任何商店商场见不到香烟出售,也鲜见有人抽烟,问了当地人,烟是有的,只是自觉不公开出售;四是但见路人行色匆匆,却说工作压力不是很大,只是劳动效率不高,时不时看到有在建的工地,当地市民抱怨工期拖的时间比较长,自嘲“像个发展中国家”……当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和擦肩而过的肤浅观望。

 

版权所有 © 2005-2019 湖州在线  新闻部:0572-2399190 2399191  设计制作部:0572-239928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