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日报
首页 > 专题 > 乡愁太湖 > 书写乡愁
梦回北桥
发布时间:2018/9/15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黄娟娟
H吴丽彰

    童年的蔓藤爬着光阴的故事,一晃,一个甲子远去。北桥下的故事,是我今生无数次的梦寐中,绽放得最美丽的那一枚回眸。她常常能触碰到我四季的冷暖,让我感知到了岁月的真实。

    六岁,跟随因工作调到菱湖化学厂的父亲,举家从上海回到菱湖。现今称为北桥浜路1号、 3号的那段,那时是一条小小的河,河上有一座小小的桥,这座桥叫“北桥”。一座中西合璧建筑的小楼,就位于北桥北堍下。这座小楼,就是1912年,由祖母创办的吴兴女子启秀小学的旧址。

    对开的黑漆大门,门上两个大大的铜圆环,走入正厅,朝南上端挂着醒目的匾额:润泽堂。据家母说,这匾名是太祖父所授,我想他老人家取名润泽,有深刻的含义在其中。他希望我们一代又一代,学会付出,懂得润泽于他人。为此润泽堂的四代人里,有近三十人,走向讲台,传播教育。

    走过前面小楼,有一条窄长的小径通后院,这算是小花园吧。园内有一株葡萄树,每年末经成熟,我们都会趁祖父母午休时,搭着凳子去采摘。葡萄树边有一棵木香树,它紧紧地攀沿着院墙。每一年中四到五月,迎来嫣然怒放的季节。花的素简,叶的葱茏,融合成了沁人心脾的醉香。那份香在我心中,一存,就是一生。

    花园左一间平房,这是大家庭的厨房。大大的灶台,分成两个锅灶,一个做饭,一个做菜。小小的我们,冬天抢着去烧火添柴,夏天远而避之。

    再进去,是一座中式小楼,正中一间,是我祖父母白天居住的地方。祖父吴淮清,是菱湖中学的首任校长。他戴一副黑色框架的眼镜,一对八字胡须,眼神里威严中透着沉稳、和善。他常正襟危坐,眼看前方。祖母伊贤,是吴兴女子启秀小学的创始人,学校自1912年开办,直到抗日战争爆发才被迫停课。早期菱湖镇很多的大家闺秀,都在这里接受教育。祖母常戴着老花眼镜,从早到晚,专心致志地绣着花,她是有名的剌绣家,绣品基本供给剧团,能穿上她手绣的剧服,都肯定是名角。二位老人就这样相互陪伴着晚年的一天又一天。

    我们一天中最盼望的时间就是吃饭。大厅里放着两只八仙桌。祖父跟我们一家吃,祖母和四伯父一家吃,我家用里桌,四伯父他们用外桌。虽然我们急切地等待着每餐的小鱼小肉小菜,但从不会在饭桌上争先恐后,而是安静地端坐着,习惯着我们很文明的每一顿。寒暑假是最热闹的时候,嘉兴的大伯和大连的二伯父的子女,也就是我们的堂兄妹,都会来菱湖度假,很怀念那份浓浓的亲情带给我无限的遐思和回味。

    出生教师的祖父母,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每当考试结束,我们都会很自觉地拿出成绩单,去向他们汇报。祖父面前的桌子上,总会有二样东西:零钱和尺子。按照他的衡量标准,好的奖钱,差的打手心。当一旦谁考砸了,他会矫装怒颜,让把手伸出来,他就在桌子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而尺子从未落到过我们的小手心。而考的好的,能拿到可以买二个冰棍的零钱,钱捏在手里,嘴上还会恭敬地说“谢谢爷爷!谢谢奶奶!”

    门前的北桥边,成了我们十几个小孩最开心的聚集地。冬天在门前晒着太阳,夏天在桥的台阶上坐着纳凉。虽然孩提时的心很小,但也会在暖阳和凉风中,懂得慢慢沉淀,去感知岁月的曼妙,聆听花开的声音,构建着很多的梦想。

    六十多年过去了,门前的小河早已成了水泥路,那座北桥,也只能徜徉在我的梦中。但小河边,石桥下的那座小楼依然还在。她在时时告诫着:我们作为“启秀”的后人,有责任将她紧紧守护。

    从年少到古稀,当北桥的那抹古色,在我童年的心中烙下的时候,阳光,也紧紧地栽植在了我的生命里。那一段的时光很经典,就如一个深邃的话题,伴随着一路上的我去尽享人生过程中极致的体验。

    希望那双虽有皱纹的眼睛里,永远装着那座石拱北桥;那扇黑漆大门;那花园小径的木香花开;那老得掉牙的葡萄树藤;夏日石缝中的蟋蟀;冬天小河上的积冰;放学回家结伴而行中的笑声;邻里之间毫无设防的坦诚;北桥上空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灿灿的太阳,还有一起长大,慢慢变老的你和我,所有的人和事,很远……很近……

    愿我们在光阴的屋檐下,懂得惜梦!

    愿我们的岁月,虽已远逝,但终将美好!

版权所有 © 2005-2019 湖州在线  新闻部:0572-2399190 2399191  设计制作部:0572-239928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