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日报
专题推荐:
·“温暖中国”浙江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湖州  
·春暖归途 家有幸福  
·“海空卫士”——王伟  
·《说说“百坦”》专栏  
·“踏着红色的轨迹”——永远追寻红军长征精神  
首页 > 专题 > 乡愁太湖 > 书写乡愁
儿时中秋
发布时间:2018/9/8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黄娟娟

    徐连生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在外生活已33年,双亲先后离世。转眼,又快到中秋了,思乡念亲之情愫,野草般疯长。儿时的中秋,时时浮现。

    每到中秋节那天,母亲大清早就忙开了。到菜地里割把韭菜,挑一篮苋菜,扒一点红扁豆,再摘点辣椒、茄子和瓜什么的。光有蔬菜还不行,到集镇上割点猪肉、买点鱼,再杀一只自家养的小公鸡,这一桌菜都有了。

    母亲忙这一桌饭的时候,我们也不闲着,帮她摘菜洗菜。大姐给母亲在厨房里当帮手,切肉砧肉,做肉坨子,煮红烧鱼、炒菜、做汤,一气呵成。厨房里很快飘出扑鼻的香气,母亲早看到了我们的馋样,会顺势抓起一块肉骨头打发我们。那时即便一块清水煮的肉骨头,都香气袭人。

    午饭开始了,我们抢着把菜碗一个个端到八仙桌上。父亲打开一瓶宝应二曲酒,倒上一小盅,慢慢咪,我们只管大口夹菜刨饭,肉垞子、鸡大腿,一一下肚,吃得直到打饱嗝儿。吃饭的时候,母亲总会把好吃的先夹给我们,父母只是吃一些鱼头鸡爪什么的。看我们吃得满头大汗的样子,父母最是开心。

    中秋节晚上,我们很早把院子打扫干净,抬出长条桌子。母亲把已准备好的月饼、整支莲藕、老菱等摆上桌子,点上三柱香,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始祭月神。母亲对着一轮明月,口中会念念有词,祈祷些什么。敬完月神,我们小孩子迫不急待地去取属于自己的那块月饼。

    在我们老家,大人小孩最喜欢吃的是苏式月饼。我最喜欢吃百果味的,饼皮儿一层一层的,稍用手一碰就会脱落下来,吃在嘴里甜甜的、酥酥的、香香的,真觉得是天底下最好吃的美味了。

    中秋节的月饼,多用油纸包着。小心翼翼剥开自己那只,先靠近鼻子闻一闻香味,再一小块一小块慢慢品尝,静听父亲讲嫦娥奔月、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神话故事。自己也会好奇地问父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直到夜深时分,明月高悬,我们的一块月饼也一点点吃完了,才心满意足地回屋睡觉。

    记得有一年,中秋节过完好几天了,父亲从他的枕头旁边拿出了一块纸包的月饼,分给我们四姐弟每人一小份。这让我非常奇怪,中秋节晚上大家不是吃完了吗?后来从母亲那儿得知,父亲和母亲只是分吃了一块月饼,省下的一块被父亲一直藏着。

    我15岁那年,父亲因病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们一下子成了没有父亲的孩子,感到好孤独好害怕。在接下来几年的中秋节里,尽管也能吃到母亲买的月饼,但再也吃不出全家人聚在一起的感觉了。

    那时,母亲常常会提起父亲,更多的时候是长吁短叹,也祈祷孩子们的平安。赏月时,仿佛月亮也不再那么圆了,流着伤心的泪。我安慰母亲,父亲在天上关注着我们,只要我们平安,健康,也是一种圆满,父亲的心中也会高兴,觉得完满。

    再后来,母亲也离开了我们。我在异乡,每年继续过着中秋,月饼花样繁多,想吃什么有什么,甚至于鲍鱼月饼都有,但似再也吃不出儿时欢聚赏月的滋味。仿佛月饼豁了牙。月亮清辉洒满身,我一时恍惚,不住感伤——我只能把它归结年齿渐增所致。

    月有阴晴圆缺,眼下,我把自己的家庭安顿好,让家人过得快乐,也是一轮月圆啊。

    又一个中秋来到。还继续想,如果怀念是一只月饼,贮满儿时难忘的味道,那么,远离故乡、亲人逝去的新的时光里,我也有别样的经历、体味、温暖、欢欣,它们应是一只新做的月饼的馅。我必须把这新月饼包好,与现在身边的家人们一起歆享。这些瞬间、点滴,是家人现在的美妙感知,也是孩子将来回忆的幸福之源。

    一枚皎洁的中秋之月,见证了人间一个个家庭的聚散离合,阴晴圆缺;一个敏感的自省者,情愫的淬炼使他对人生、对生命的理解日臻圆满。

版权所有 © 2005-2014 湖州在线  新闻部:0572-2399190 2399191  设计制作部:0572-239928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