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日报
专题推荐:
·“温暖中国”浙江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湖州  
·春暖归途 家有幸福  
·“海空卫士”——王伟  
·《说说“百坦”》专栏  
·“踏着红色的轨迹”——永远追寻红军长征精神  
首页 > 专题 > 乡愁太湖 > 书写乡愁
乡愁
发布时间:2018/3/24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黄娟娟
   我与姐再次回到老家戴山,儿时深刻的场景已物是人非,再也寻不见魂牵梦萦的模样。徘徊旧居,感慨良多却又因游离年久,而无法抒写对她的情怀,那一丝淡淡的乡愁总是抹不去。

    那山、那水、那塔,那有口井的学堂,那通向街上的泥土路,那拐弯角送我家熟番薯的人家……都还能寻到旧时的影子吗?我知道,时隔四十年了,那个一直想回去的小时候已远逝不再。

    沿着台阶走到山顶,儿时的旧塔扑入眼帘,你是否还记得我?记得这个梳着两个辫子的小姑娘!记得山脚下稻场上穿着斜领棉袄抢着上去唱歌的小女孩!记得来你塔内捉麻雀蛋的小丫头!如今,抬头望去,古塔已被整葺一新,气势恢宏,塔身姿容夺目。站在这座如新的塔前,内心却有丝丝的凉意,深深眷念着儿时的老塔,但再也找不回记忆中的残垣断壁,摸不到裹着千年沧桑的老塔。走近塔身抚摸着一块块塔砖,绕着走着,每块塔砖里可以抓到蜜蜂的老窟窿已被新砖填补得严严实实,却再不能感受到拿着小罐子等待蜜蜂自投罗网的喜悦。

    而我,还是想静静地坐在塔沿边,闭上眼睛遐想和回味那个饱含深情的童年,仿佛见到了山脚下学堂里嘻闹着的小伙伴,听到了悬挂在山腰间风中的铃声,闻到了食堂土灶里柴扎肉的香味。

    山下的小学是我们成长的地方,也是当时戴山唯一的一所学堂。我们在这里出生,在这里启蒙,在这里吃着食堂里的糙米饭长大。母亲是这里的老师,她一教就是二十余年,当时教课是不分科类的,一位老师承担班级所有的课程,从一年级教至五年级。母亲是这里教得时间最久的,在街里街舍小有名气,这里大部分的人都认识她,至今四十岁以上的人说起陆老师(母亲姓陆)都认识,母亲为人师表,严谨治学,当年被母亲严厉教导过的学生如今已是各行的俊杰,他们怀念老师感恩老师。小时候,有家农家细毛阿嫂,每天让女儿根英上学时用小竹提篮放上早晨烧好的番薯,盖上纱布拿来给我们,这样就每天盼着根英早点来,能吃上热乎乎的番薯。根英笑着擓着竹篮子走进来的情景我记住了,同时也记住了灵魂里苦涩的幸福。每念及此便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们的旧居就是学堂里的教室,地面是老青砖,解放前这里是座庙,叫九龙庙,也有人说是座观。小时候不懂庙啊观啊是什么,现在想来我现在的信佛或许与小时候住在这里有些情结。记忆深处,当母亲去城里教育局开会,父亲又在公社人武部值班,我们姐弟仨相依在漆黑的晚上,偌大的学堂鸦雀无声,就是有几个下放在这里的男老师,晚上也各自关上门且离我们这些屋很远,后山坡上到处是一个个坟墩墩,我们不到十岁的小孩听着从山边时不时传来些悚然的声音,在惊惧中昏然睡去。早晨迷糊间,又被村里的痴子阿毛喊唱着的山歌惊醒过来。那是酸楚的记忆。学堂里有口井,每当盛夏,学堂放暑假,而当时的下放老师放暑假也不回城里,傍晚大家在井边轮流洗澡汏头,洗完大家又围在井边磕着姐姐炒的西瓜子,扇着蒲扇,听下放老师讲鬼故事,听到毛骨悚然处,老师偏又卖起关子来,要且听下回分解。我们又期盼着次日傍晚讲故事的潘老师、陈老师的到来……还记得,学堂后面有条河叫“和尚兜”,吃过晚饭,母亲让我和姐姐去“和尚兜”洗碗,我俩总是洗到天色渐黑才回家;那一湾荡漾着的清澈河水;缓缓游来桥口的小叉鱼;用翅膀轻盈掠过河面的彩色小鸟;倒映在河水里的晚霞,很美,很美。记起下放的梅老师哄着我说要去上海,拉着我的小手沿西面叫“西泮”的村庄方向走了一段路,那是一条一边是桑树,一边是小河的乡间小道,一路上,梅老师还跟我数遍上海的繁华,我懵懂地听着走着,一直走到有座小桥上,梅老师低头对我说:“向红,上海到啰!玩好了,我们回家啰。 ”于是,又拉着我的小手回家转。现在想来就笑,来去不到十分钟就说上海到了,推想当时的梅老师恐怕也没去过上海吧。而我被大人傻傻的哄弄恰成为我天真欢悦一生的珍贵礼物,至今还藏于心底深处……

    让我更深地体悟到,心心念念的故乡原来有着许多美丽的传说。听姐的老同学说,古时候这里有九座以龙为名的桥,青龙塘桥、白龙塘桥、黑龙塘桥、乌龙塘桥……故戴山也称九龙山,山顶的塔也称戴山塔。戴山塔位于九龙山山顶东侧,塔为砖身木檐阁式,原为七层,上有塔刹。据传塔顶原型是圆型顶,塔刹被雷击而毁,故通天,遂称戴山塔为“烟囱”。童年记忆中的塔已是通天的,塔里有二块长条石,每到夏天,我们会像个男孩,沿着塔里的台阶爬到塔顶採塔瓦上的瓦花;也会坐在塔里条石上乘风凉。这时可以听到村里老人讲着戴山塔的传说:当年有个财主沈万山,生有一女许配于太湖洞庭山柳家为媳,由于沈小姐觉得远离父母和家乡,且来回探望要过太湖甚不方便,故终日未开笑颜。沈万山得知女儿心事后,便在戴山山上建起一座塔,此塔影正好倒映在女婿家厨房的水缸里,这样便能减去了女儿远离故乡的思念之苦……

    又传说:明朝初期朱元璋登基后,军师刘伯温为了永保朱家世代称帝,到处跋山涉水,破去帝皇之相的风水。当刘佰温来到戴山山顶,观看地势风水,他看到在山后有一座小山峰,形似一条鲫鱼,见了大吃一惊,“此乃帝皇之风水”,为了破掉其风水,于是就在山顶建了一座塔,此塔好象一把鱼叉戳在鲫鱼山上,以此破了帝皇之风水。我们听着千年神话故事,享受着塔里吹来清凉清凉的山风!书上也记载有元末明初的著名诗人张羽咏戴山诗,诗中提到了戴山塔,诗曰:谯回有高土,寄志在丝琴; 浮屠巧眩世,庙廊冠其岑!由此可见,当时的戴山已是宝塔高耸,庙宇环卧,十分气派。今日上山重见新修的九龙庙气宇浩然,旌旗招展,庇佑着这一方水土繁昌吉祥。

    乡愁啊,千肠百结的乡愁!几度梦里返故乡,岁月沧桑,只为那一抹记忆中熟悉的身影。这虽近二十里却久久未抵达的故里,或许是思念太深太久,暗忖自已心下准备不够,生怕随意仓促追寻会打破心中一直保存着的遐念,故迟迟不愿轻易动身。也正如文字不敢轻心敲键,尽想字字如珠玑。如今,时光不觉间已匆匆溜走,当小心地拣回零碎斑驳的记忆时,我的心也就在此到岸,更会憧憬小时候的甘苦岁月。写下这些怀旧文字,也为了告慰在天之灵的母亲和现已年迈苍老的父亲。终于在有一日竟也发觉父亲用他模糊的眼神凭窗向东眺望,他在望什么呢?这一刻我的双眼湿润了:父亲一定在想,要是身体还那么健朗,他肯定会再回一次戴山故里。

版权所有 © 2005-2014 湖州在线  新闻部:0572-2399190 2399191  设计制作部:0572-239928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