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桑基鱼塘 > 新闻报道
“小时候的记忆又回来了”
发布时间:2018/2/10   稿件来源:   

南浔区和孚镇荻港村村民章阿占——

    京杭大运河支流穿村而过,两岸白墙黛瓦错落排开,跨过运河小桥,便进入河港纵横的蚬壳湾。

    67岁的南浔区和孚镇荻港村村民章阿占,正在桑树地里修剪树枝。一旁的鱼塘,在冬日的阳光下,波光潋滟。塘边、桑树下随处可见一层层螺蛳壳垒叠的塘基,有的地方厚达四五米。“阿占,你看这边的塘基有点松了。”这时,有村民喊道。章阿占转过身来,仔细看了看,用脚夯了两下,“是松了,下午就联系土方师傅来补补。”

    本该到了多享清福的年纪,章阿占却闲不下来,他是1007亩桑基鱼塘核心保护区的三位保护人员之一,每天八点准时出门,等下午太阳下山前才回家。这一干就是4年多。

    在他眼里,千亩桑基鱼塘不仅是村里的宝贝,也是世界的宝贝。“这是先人长年累月清理塘泥雍桑翻堆而成,就像历史年轮,保护好它,是伢荻港人的责任啊。”行走在狭长的塘基上,四周是密布的桑地和水塘,他的这番话显得更有份量。

    如今蚬壳湾里还有103户人家,但选择留在家乡的,都是一些五六十岁的老人,其一草一木连带着自古以来孕育形成的蚕桑丝绸鱼文化以及耕读文化、民俗习惯都被要求悉心呵护。

    在他儿时的记忆中,每家每户都有一艘小船作为出行的必要交通工具。“路是不通的,都是太湖水系的小漾,四通八达,没有船走不了多远。”那时每个村民能分到三分田、三分塘、三分地,养鱼、养蚕、种桑,家家如此,代代相传。

    不过,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村里人开始外出打工,人少了塘多了,土地自发流转。再后来,为了追求规模化养殖效应,大片桑树被砍伐,改成一个个大鱼塘。为了生活,章阿占也开塘养鱼,年收入好的时候有十几二十万。村民们的生活是滋润了,但现实模样却让像章阿占一样的老一辈们记忆的画面越来越模糊。

    2013年,通过各级政府和村里的努力,荻港村剩余的连片桑基鱼塘得以保护起来。章阿占意识到,该是为桑基鱼塘做些什么的时候了。于是,他开始尽心尽力帮助村里修复、管理起这片文化遗产。去年,他还被选为和孚镇人大代表,同时被镇人大聘为农业文化遗产监督员,保护桑基鱼塘更加责无旁贷。“现在伢荻港的桑基鱼塘又变回了从前的样子,跟记忆的一样。伢这代人保护好它,就是留给子孙最大的财富。”章阿占说。

 

湖州智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 2003-2020   新闻热线:0572-2598531 邮箱:963458800@qq.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