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日报
专题推荐:
·“温暖中国”浙江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湖州  
·春暖归途 家有幸福  
·“海空卫士”——王伟  
·《说说“百坦”》专栏  
·“踏着红色的轨迹”——永远追寻红军长征精神  
首页 > 专题 > 桑基鱼塘 > 文化与景观
信仰
发布时间:2017/12/28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周昕
    蚕神

    中国是最早种桑饲蚕的国家。在古代男耕女织的农业社会经济结构中,蚕桑占有重要地位。湖州桑基鱼塘系统内的荻港古村俚语云:“吃饭靠种田,用途靠养蚕”、“上半年靠蚕,下半年靠田”,可见蚕是农家举足轻重的经济来源。但蚕畏寒怕热,很难饲养,因此,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蚕农们把蚕桑丰收的期望寄托于神灵的保佑,需要有个心灵中的偶像来撑持,因此产生了对“蚕神”的信仰和崇拜。宋代湖州人俞文豹在他的《霅川姚寅》诗中描述了“蚕农们提心吊胆地养蚕,到了夜深人静仍不敢眠,既怕饿鼠作害,又怕野祟相侵,为了逐鼠驱邪,乞求神灵保佑,只好典衣买纸,烧给蚕神”的情景。诗云:

    南村老婆头欲雪,晓傍墙阴采桑业。
    我行其野留见之,试问春蚕何日结。
    老婆敛手复低眉,未足四眠哪得知。
    自从纸上扫青子,朝日喂饲如婴儿。
    只今上筐十日许,食叶如风响如雨。
    夜深人静不敢眠,自绕床头逐饥鼠。
    又闻野祟能相侵,典衣买纸烧蚕神。

    据史记记载,中国古代自北周以后官方也一直祀奉蚕神,供奉的蚕神是嫘祖。民间,嫘祖又名累祖、雷祖,谓之“蚕姆娘娘”。嫘祖被祀为“蚕神”的原因,是传说嫘祖为“先蚕”,即养蚕的创始者。据《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唐代著名《长短经》作者赵蕤所题唐《嫘祖圣地》碑文称:“嫘祖首创种桑养蚕之法,抽丝编绢之术,谏诤黄帝,旨定农桑,法制衣裳,兴嫁娶,尚礼仪,架宫室,奠国基,统一中原,弼政之功,殁世不忘。是以尊为先蚕。”宋朝罗泌的《路史》后记五,其文曰:黄帝“元妃西陵氏,曰嫘祖。以其始蚕,故祀先蚕。”按照男耕女织的传统习惯,每年春季,皇帝要在先农坛“亲耕”,皇后则要在先蚕坛“亲桑”,以此为天下的黎民百姓做出表率。因此,蚕神嫘祖,是古代帝王祭祀农桑是很重要的一环,无论是《唐书》 ,或是《宋史》、《明史》、《清史稿》中都记载了皇后亲先蚕、祭祀嫘祖的活动。 在明朝,先蚕坛建在安定门外。清圣祖康熙曾在中南海丰泽园设蚕舍,雍正又在北郊建先蚕祠。乾隆七年(1742年),因虑北郊无浴蚕所,且离皇宫较远,皇后宫妃参与祭祀活动不便,大学士鄂尔泰上奏朝廷,建议重新修建先蚕坛。随后,内务府大臣海望又提出翔实而具体的设计方案和图样。 乾隆批准后,遂在当时京城西苑东北角,即今天北海公园后门处建起一座颇具规模的先蚕坛。从湖州的地方志及相关资料中,可找到古代湖州官府供奉蚕神嫘祖的内容:“湖州向奉先蚕黄帝元妃西陵氏嫘祖,神位于照磨故署。”湖州的归安县“先蚕庙,在县西北济川铺。国朝乾隆五十九年奉文建立 先蚕庙日衣被功神每岁春秋二祭祀,以少牢春季以季春吉巳,秋后祭以九月十六日,其仪品如先农坛之例,并祭轩辕黄帝(新府志)。咸丰元年,郡人汤升等倡修(晏端书重修蚕神庙碑)”。湖州的乌程县“先蚕庙、轩辕黄帝庙,同在济川铺”。

    但是,湖州蚕农心目中所信仰的蚕神不是嫘祖,而是“蚕花娘娘”,又称“马头娘”、“马鸣(明)菩萨” 。蚕神的形象通常是一位女子骑在马上,或手里捧着一盆茧;也有一女子端坐,身边站着一匹马;还有三女子共骑一匹马,风格不同。关于“马头娘”来历,其民间流传着的“白马与姑娘相爱化蚕”故事:相传很早以前,居住在含山北麓的一户经商人家,只有父女二人与一匹白 马相依为命。有一次,父亲出远门到很远的地方去做生意了,家里只剩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儿,喂养着一匹白马。女孩—人在家,非常寂寞,一心盼望父亲早日归来。可是盼了很久,至清明前夕父亲也还没有回家。父亲还是没有回来,女孩心里又急又烦。而含山一带的百姓都要在清明节这一天,带着自已裹的粽子和甜麦饼上山赶庙会,热闹非凡。这时,女儿更加思念父亲,就依偎着白马旁,摸着白马的耳朵开玩笑说道:“马儿啊马儿,若是能让父亲马上回家,我就嫁给你。”白马闻言竟点了点头,仰天长啸一声,随即挣脱了缰绳,向外飞奔帮她寻找父亲去了。父亲忽然见到白马急匆匆向他奔来,对着他悲鸣不已,以为家中有什么变故,就跨上白马火速赶回了家。回到家,见一切安然如故,父亲问女儿道:“家中还好吗?”女儿答道:“一切安好,只是太想念您老人家了,所以让白马去接您回来。”父亲感念白马懂事,甚为欣喜,就拿来草料奖赏白马。没想到白马死活不肯吃食,而白马一见到女孩就高兴地嘶叫起来,同时跑到女孩身边,久久不肯离去。女孩虽也很喜欢白马,但一想到人怎么能与马儿结婚呢?便又担忧起来,眼见着一天天消瘦下去。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父亲感到很诧异,不知何故,就去悄悄问女儿,女儿见隐瞒不过,只得道明缘由。父亲闻知大怒,对着女儿吼道:“别说了,这样的事传出去,岂不有辱门风?”转而又怒骂白马:“大胆畜生,你怎能与人婚配?”父亲心中替女儿着想,于是有一天趁女儿不在家时,一剑射死了白马,还把马皮剥下,晾在了院子里。女孩回到家中,见到晾着的马皮,知道出了事,连忙奔过去抚摸着马皮伤心地痛哭起来。忽然,马皮从竹竿上滑落下来,正好裹在姑娘身上。院子里顿时刮起—阵旋风,马皮裹紧姑娘,顺着旋风溜溜地打转,不一会儿就冲出了门外。等女孩的父亲赶去寻找时,早已不见踪影了。几天以后,父亲总算在含山山顶的桑树林子找到了女儿。只见女儿被雪白的马皮包裹着,正伏在一棵大桑树上扭动着身子,嘴里不停地吐着丝,最后结出了硕大的茧。邻居妇女将茧取回,得到的丝比平常的多数倍。从此,人们将吐出数倍丝、裹着马皮的姑娘称为“马头娘”,并当作蚕神供奉。后来,人们可能有人觉得人头马身的样子不太好看,又演变为一个骑在马背上的姑娘形象进行供奉, 并亲切地尊称为“蚕花娘娘”、“马鸣菩萨”。不仅如此,“马头娘”故事流传到了日本。但在传承过程中,情节发生了很多变化。在日本,尤其是日本东北地区的蚕马故事中,则表达了少女与马的恋爱之情,甚至结为夫妻。这个变化,充分反映了日本文化在神说中所起的作用。日本学者把这类故事统称为“马娘婚姻谭”。“谭” ,就是“谈”的意思。在日本东北地区,住房形式是一种平面呈“L”形的“曲屋” ,人和马生他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蚕也养在其中。每当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吃饭或谈天说地,马便在一边吃草,似乎也在侧耳倾听。因此,马不仅是农耕、搬运的家畜,也是家庭的一分子。而且,在这一带的农家,照料马的工作通常是由年轻的女儿或媳妇负责的,这种劳动分工,培养了日本农家少女对马的亲近感情。这种感情反映在民间故事里,就形成了马与少女的恋爱、交婚的情节。

    关于“马头娘”与“马鸣菩萨”的关系,也有多种说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说法是与佛教的渊源。马鸣,原是古印度高僧,有马鸣比丘,马鸣大士,马鸣菩萨等称呼,佛教理论家,佛教诗人,以擅长辩论著称,与蚕桑没有丝丝毫的关系。大概是受中国道教“蚕马同气”思想的影响,到宋代便出现了“马鸣化蚕”的佛教故事,可以说,这是佛教中国化的一个产物。当然,在其演变过程中,不但男性的佛教“马鸣菩萨”变成了女性的蚕神“马鸣菩萨”,佛教也以在蚕桑发达地区香火日盛。蚕农们之所以把蚕神马头娘又称作马鸣菩萨,大概同马鸣菩萨与马通灵性的故事有关。现在,蚕区百姓很少有人能分得清“马头娘”与“马鸣菩萨”的区别。

    “蚕花娘娘”、“马鸣菩萨”是神仙,处于虚幻之中,作为蚕农怎样才能跟她交流,从而获得她的保佑,取得好收成,年年蚕花廿四分呢?只有去庙中,通过对其神像进行祭拜的形式来实现,于是就产生了含山轧蚕花的习俗。湖州桑基鱼塘系统民间祭祀蚕神每年大的有以下2次。

    清明节

    清明节“含山轧蚕花”与祭拜蚕神是湖州桑基鱼塘系统所有习俗活动中最热闹,最隆重的一次。含山又名涵山,为水乡平畴之中卓绝高丘,民间传说是大雁神仙用嘴含着搬到这里形成了山,故名含山。古代,含山属嘉兴府崇德县,故据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崇德县志》记述:“含山一名涵山旧志云:山介两州故名含,又四水涵之故名涵。”由此所述,因为含山介于两州(旧时的嘉兴府和湖州府)中间,故称含山。同时,因为山周边有东边的长秀河、西边的含山塘、南边的念佛桥港、北边的朱塘港等四条河港包涵着,故又名涵山。目前含山属南浔区善琏镇行政区,京杭运河(含山塘)傍山而过,是两市(湖州市与嘉兴市)、三县区(南浔、德清、桐乡)的交界处,也是杭州城、湖州城、嘉兴城金三角的天然中心点。含山山巅有始建于北宋元祐年间(1086~1093年)七层高的含山塔,有唐代始建的蚕神殿、观音殿两座庙堂,蚕神殿供着蚕神马头娘(马鸣菩萨)。含山塔为砖木结构楼阁式,八角七层,通高约38.5米,花岗石须弥座塔底,于塔内拾级而登,可到达七层。塔外有栏杆,近俯远眺,有“水乡清景数含山”之誉。相传,含山塔是为纪念秦将蒙恬在湖州善琏造笔而建的,故此塔又有“笔塔”之称。

    含山向来被称为蚕花圣地。相传有一年春天,观音菩萨派了蚕花娘娘“马鸣菩萨”到含山附近农村来察访,为蚕农消灾降福。这一天正好是清明日。蚕花娘娘脚踩祥云来到含山上空。她见山上香烟缭绕,祷声阵阵。众多善男信女,纷纷插烛燃香,跪在马鸣王神殿前,求其保佑蚕花茂盛。蚕花娘娘见后善心大发,就变成一个卖花的姑娘,挽着一篮五颜六色的蚕花,在山上山下叫卖。她决心将自己的喜气通过一朵朵蚕花带给每户蚕农。大家见这位姑娘长得天仙般漂亮,所卖花儿又那么美丽,于是都挤挤轧轧争着向她买花。后来花卖光了,姑娘也突然不见了。大家将买来的这些蚕花带回家中,插在蚕房里。这一年,凡是插过蚕花的人家,蚕茧都获得了十分好的收成。大家都说,这是蚕花娘娘显灵降福。从此,每年清明节,方圆百里的蚕农们纷纷前来踏含山,希望把蚕花喜气带回去。千百年来,每到含山“轧蚕花”节时,都有数十万人前来“轧蚕花”。1995年浙江省旅游局将湖州“含山轧蚕花节”列为1996年中国度假休闲旅游的主要节庆之一。1998年,湖州“含山轧蚕花节”被国家旅游局定为国家级重点节庆活动之一。至此,“含山轧蚕花节”成为浙江省民间节庆的重要组成部分。

    含山“轧蚕花”活动从头清明(第一天)开始,三清明(第三天)结束,内容丰富多彩,传统活动内容主要有祭蚕神、石击仙人潭、轧蚕花、水上表演、拜香会等,现人民政府因势利导,在原来自发传民俗文化活动祭蚕神的基础上,创造性地融入了推广科学养蚕、大型商贸展销、蚕花姑娘评选、背蚕娘、摇蚕龙、吃蚕花饭、裹粽子比赛、文艺演出等具有现代气息活动内容,蚕民俗文化活动得到了进一步的继承和发扬。清明节祭蚕神的活动内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祭拜蚕神。蚕农清明节这天去含山蚕神庙祭拜蚕神一般有2个内容:①背蚕种包。为了祈求蚕神更直接的保佑,蚕农于这天清晨起来时,先要将自己家中保存的蚕种用一块红色的绵绸包袱包好,斜背在身上,然后带着香烛再上去山上祭拜蚕神,这个过程俗称“背蚕种包”。蚕种是养蚕的根本。蚕农们觉得,如果将蚕种背到蚕神面前,直接接受蚕神的洗礼,定能取得蚕茧丰收。所以,有些蚕农,就在清明节这天用包袱包上蚕种,起早赶上含山,敬拜蚕神。②请蚕花。蚕农在到达蚕神殿之前,总要在山上买一束蚕花去祭拜“马鸣菩萨”蚕花,然后将花带回家中。蚕花每朵花直径约五六公分,花瓣、花蕊、花丝俱全。有单朵的,也有两朵、三朵或四朵组成一束的。花边伸出两张绿色叶子,叶上还粘有一条乳白色的蚕宝宝(海绵制成),这便是有别于普通纸花绢花的“蚕花” 。蚕花要买12朵或24朵,象征蚕花十二分、廿四分,讨个好彩头。同时,蚕花不能说“买”,得说“请”,表示对蚕神所赐之花的恭敬。

    带了蚕种和蚕花,来到“马鸣菩萨”前,燃烛点香顶礼膜拜,拜后在山上绕行一周,即刻下山回家,将受过蚕神洗礼的蚕种和蚕花带回家中。蚕花带到家里以后,放在灶头上或家堂前供上一供,然后与蚕种一起收藏起来,待谷雨前后开始孵化春蚕时,再取出来插在蚕室内或蚕扁上。蚕花是蚕神“马鸣菩萨”恩赐给蚕农的礼物,它能给蚕农带来蚕花喜气,保佑蚕茧丰收,蚕花廿四分。自古以来,蚕乡人所称的“蚕花”,它并非指具体植物的花,而是象征蚕茧丰收的喻意之花。所以清明节期间,凡是上含山的蚕农,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乐意请上一束秀美的蚕花,或别在身上,或戴在头上,或拿在手上。后来南浔区石淙镇的蚕农,专门制作蚕花于清明节期间来含山出售,现在已形成相当规模的蚕花产业。

    有些蚕农,为祈求蚕神“马鸣菩萨”保佑自家蚕花茂盛,与村上养蚕女子相约七八人,起早聚集一起上含山向蚕神敬香。去得越早表示越有诚意,于是大家争着头一个赶到,俗称“烧头香” 。烧香人带着香烛抢先来到马鸣王殿前,燃香点烛,虔诚礼拜。拜过之后,拔两支燃烧过的蜡烛带回家中,插在蚕房内。此蜡烛为奉敬过蚕神的蜡烛,俗称“蚕花蜡烛”。相传,用蚕花蜡烛照明养蚕,定能取得蚕茧丰收。

    (2)石击仙人潭。在含山塔北面山脚边,有一个面积达数亩的水潭。潭水泓泓,深不见底。冬春之交,潭上雾气腾腾,好似人间仙境。人们就称它为“仙人潭”。潭的上方山壁上有一块大石头。 蚕农们从马鸣殿祭拜过蚕神之后,往往要来到这块大石头边上,捡起一块小石子,向下面的仙人潭中扔去。据说,谁能将石子扔至池潭中心,仙人就会保佑谁家养出龙蚕(想象中的大蚕) 。有首民谣是这样唱的:

    击中仙人潭,回家养龙蚕;
    蚕花廿四分,谢谢活神仙。

    石击仙人潭之后,有些蚕妇还会下山来到潭边,用仙人潭中的水洗抹眼睛。据说,用仙人潭中的水洗过眼睛,将来看蚕时,就会眼明目亮,不出差错。

    (3)轧蚕花。前面说过,蚕花是蚕神“马鸣菩萨”恩赐给蚕农的礼物,它能给蚕农带来蚕花喜气,保佑蚕茧丰收,蚕花廿四分。因此,清明节期间,方圆百里的蚕农们上含山祭拜过蚕神之后,请一束蚕花,持着这束蚕花,在山上敬神烧香、观景游玩,上上下下,挤挤轧轧,热闹一番,期盼蚕花茂盛,这“轧蚕花”的名称即由此而生。这天,山上山下,人声鼎沸,人流如潮,蚕花满山。尤其是未婚男女,必定是哪儿人多往哪儿“轧”。因为民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人越多,轧得越热闹,则兆示当年的蚕花越兴旺,方言称之为“蚕花称“轧(音嘎)发扎发,越轧越发”。但是后来不知何时,在“轧”的过程中,未婚姑娘会非常希望有相识的或不相识的小伙子去摸一摸她的乳房,却出现了一种“摸蚕花奶奶”陋俗。习俗以为,未婚姑娘在“轧蚕花”时被随便哪一位小伙子摸过了乳房,哪怕只是碰一碰,就意味着她就有资格当蚕娘了,俗称“摸发摸发,越摸越发”。而且她家今年的蚕花也一定兴旺。否则,“轧”了一通蚕花,竟无人理睬她,则是一件非常倒霉的事情。据说,过去甚至有些女子有意轧到人群中间,让人抓摸乳房,以求将来养蚕兴发。当然,“摸蚕花奶奶”的行为只允许发生在“轧蚕花”庙会上,平时是绝不允许乱来的。从此,含山轧蚕花民俗活动,又多了一种含意。人们一讲起轧蚕花,就联想到摸乳房的事。这样的习俗之所以能长远流 传,那些未婚姑娘之所以乐意这样做,可见蚕农们是把蚕业生产的兴旺看得比封建礼教还重。其实这是一种庸俗行为。这种陋俗,随着时代演进早已被废弃。后来,嘉兴的清明“轧蚕花”庙会就出现了一种新的表现方式。当地的年轻女子,无论大姑娘、小媳妇,都一律在自己的大襟衣衫上 别一块手帕,手帕上又必定有自己手绣的蚕花图案。她们逛了一天庙会后回家,如果这块手帕被不相干的人扯去了,会兴高采烈,以为这就是预兆蚕花丰收;如果手帕还留在大襟布衫上安然无恙,则会垂头丧气,以为不吉利。这块手帕因此被称为“利市绢头”或“蚕花绢头”。

    (4)拜香会。拜香会则是含山轧蚕花民俗活动中的集体行为,拜香会队伍来自含山周边各地农村。村坊的蚕农一般在有威望长者的牵头下,通过集体协商,组成一支拜香会队伍,于清明节期间,赶赴含山集体祭拜蚕神马鸣王,俗称“拜香会”。距离含山较远村坊来的拜香会队伍,大多坐船而来。船有栈头船(有盖篷)和赤膊船(无盖篷)两种,此称“拜香船” ,来者大多为妇女(蚕娘)。香船到山下停定,蚕娘们便带着线香、蜡烛,请些蚕花,成群结队上山直奔马鸣殿祭拜蚕神。然后将蚕花戴在头上或别在身上,再去其他神殿礼拜,或到山下观看各种娱乐节目,下午则带着蚕神所赐蚕花喜气趁原船返回。距离含山较近村坊的拜香会规模要比远地的大得多。各个村坊都准备了自己拿手的迎会节目。分工排练,集中出游,内容丰富,精彩纷呈。拜香会队伍依次有如下组成:①旗牌队。队伍前头有五面旗帜领行,最前面是一面较大的标志旗。此旗为黄绸制成,三角形,下方有锯齿形镶边,上面有飘带,旗上绣有出会村坊的名称。四面彩色方旗紧随三角旗之后。接着是四 块书有“肃静”、“回避”字样的硬牌。硬牌上方均绘有虎头图像,俨然是高宫出巡的架势。②锣鼓队。由六人组成,他们分别掌操大锣、小锣、堂鼓、铜钹等乐器。边行走边敲奏,一为渲染气氛,二为后面的神轿鸣锣开道。③神轿队。抬神像的队伍。迎会时,将村庙中供奉的总管、关帝和蚕花五圣等蚕神像分别安放在一张大型木椅(俗称神轿)上,每座神轿由四人抬着出会。神轿前后均有凉伞、旗幡扈行,很是威风。④拜香凳队。这是拜香会中一支重要队伍,它由12至16位十几岁的孩童组成。他们身穿红(女)绿(男)绸衫绸裤,头扎红绿绸带,脚登绣球花鞋。每人手捧一只长方形的红漆小香凳。香凳凳面上装有一座木制小宝塔,香凳前端插有香烛。手捧香凳的孩童,分列两行。行进时,在后面乐队的伴奏下,还要不时演唱民歌《十支香烛》:

    一支香烛一帖经,两根灯草结同心,
    火红蜡烛两边插,拜香凳上放光明。
    二支香烛敬观音,二月十九降生辰.
    大慈大悲发善心,救苦救难渡众生。
    三支香烛敬关公,五月十三降生辰,
    忠孝节义传千古,上天敕封圣帝君。
    四支香烛四方明,娘亲含辛将我生。
    十月怀胎备辛苦,佛前礼拜报娘恩。
    五支香烛敬马呜,腊月十二正凌晨,
    一身白肉化龙蚕,玉帝敕封为蚕神。
    六支香烛四月天,蚕娘收蚁敬蚕神,
    贴肉窝种不离身,孵出乌娘万万千。
    七支香烛闹盈盈,三眠出火敬蚕神,
    一斤出火分一筐,筐筐育出龙蚕身。
    八支香烛敬八仙,宝宝大眠敬蚕神,
    日长夜大长得快,全身透明通脚边。
    九支香烛升九天,龙蚕上山敬蚕神,
    前屋后厅都上满,柴龙铺到灶脚边。
    十支香烛唱完全,落山采茧谢蚕神,
    颗颗茧子似鸭蛋,蚕花茂盛廿四分。

    拜香凳队伍后面有一支6至8人的民间乐队。他们手持二胡、竹箫、横笛、唢呐等乐器,演奏《拜香调》为拜香凳队伍的演唱伴奏。有时也演奏一些民间小调,为迎会队伍添乐。拜香凳队伍行 至含山脚下时,还要编队跳拜香舞。⑤提香队。所谓提香队,就是用手臂或身体挂提着插香用的香炉参加迎会。用手臂挂提香炉的称“吊臂香”。提吊臂香的一般要有 12 个青壮年。这 12 人分别属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12种生肖,早在一个月前即从村中选好,必须吃一个月素才能参与这项活动,以示诚心。挂吊臂香的青壮年,要在两只手臂下面挂提两只(一边一只)插香的石香炉或铜香炉。这香炉用绳索吊着,由索端一只铡钩勾住两臂下皮肉挂着。吊香者,双臂伸向两边,提吊着香炉参加迎会。这香炉一般有五六斤重,最重的有十几斤,要将手臂下的皮肉吊扯下一寸多,看上去有些残酷。为什么要这样挂吊呢?用手捧着香炉走不是一样吗?信者说,这是表示对神的虔诚。好几斤重的香炉勾挂在皮肉上个痛吗?有人说,心诚就不痛。其实早在挂吊之前他们就用手将吊挂处的皮肉捏扯过了,然后再喷上烧酒,当铜钩勾上去的时候,这块皮肉已经麻木 无知—了,所以感觉不到痛。

    拜香会队伍除了由旗牌队、锣鼓队、神轿队、拜香凳队、提香队之外,有些村坊还要组织抬阁队和地戏队参加。所谓抬阁队,就是挑选一些长相好看的童男童女,让他们装扮成戏剧故事中的人物,捆坐在一个木架上,由人抬着参加迎会。所扮人物如《三国演义》中的刘、关、张,《水浒传》中的武松,《西游记》中的孙惜空和猪八戒等。所谓地戏队,就是由成人穿上戏装,扮成戏剧人物参加迎会。

    拜香会队伍浩浩荡荡来到含山山顶之后,全队人马停驻在宝塔四周,由领班(村上推选的带头人)代表全队人员,先后到观音殿、马鸣殿等神殿上去点烛燃香,祭拜观音和马鸣王菩萨。祈求观音和马鸣王保佑全村蚕农安康吉祥、蚕花丰收。接着神轿队的人员,分别抬着关帝、蚕花五圣和总管三座神像在宝塔四周盘旋一圈,俗称“盘塔”,表示对山上所有神仙的敬意。然后拜香会队伍从西山“龙背脊”处下山。下山后,迎会全体人员到山下一处预先搭好的布篷下(人称菩萨场子)驻歇。三座神轿及其神像也暂放那里。至此,拜香会告一段落,参加迎会的全体人员可以自由活动,有的去山上游玩轧蚕花,有的去茶棚喝茶闲聊,有的去各种临时娱乐场所观看跑马戏、西洋景、猢狲变把戏。大多数人则要赶到山西边的含山塘上去观看难得一见的水上表演。

    (5)水上表演。前面所介绍的祭蚕神、石击仙人潭、轧蚕花以及拜香会等民俗活动,是蚕农个人或集体,通过对蚕神的敬拜,祈求其保佑蚕花丰收,属于敬神活动。蚕农们认为蚕神与人一样,除了接受香火祭拜之外,也需要看表演娱乐身心,于是各地蚕农就准备了一些娱神节目,到含山塘上进行水上表演。既是给神看,也是给自己看,娱神娱人。水上表演节目主要有以下三项:①武术表演。表演拳术的船队俗称“打拳船”,一般来自练市的施家浜,蚕农有练武打拳的传统。表演时,蚕农将两只农船拼连在一起,上面用木板铺成一个约两丈见方的平台。船后插一面标有村坊和拳队名称的大旗,平台两边摆有置放武术器械的木架,上插刀、枪、棍、剑等兵器。船头上放有石锁、石担等器具。表演开始,在一阵阵助威锣鼓声中,身穿对襟排钮、宽身紧袖白绸武术服装的表演者登台。一般首先是表演打拳,有个人单打,也有两人对打。接着是刀、枪、棍、剑一对一挥舞对阵。最后是举石锁、挺石担。在一根五六尺长的木棒两端,装上两片数十斤重的圆圆的石磨盘,便是一副石担。挺石担跟举重相似,表演者站立中间,抓住木棒向上挺举,举的次数多者为佳。这是一种比力量的民间竞技活动,深受民众喜欢。②摇快船表演。快船又称“踏白船” ,摇快船所用之船就是普通的农船。因为含山地处水乡,船是这里蚕农常用的交通运输工具,差不多人人都会使用,摇出来便是,因参加这种表演的村坊较多。表演时,船艄装有两只橹(一支大橹发挥摇船、代舵两种功能,一支小橹辅助大橹出力),两边船舷装有八把桨(一边四把)。另有—人在船尾敲锣或吹哨作指挥。表演时,在有节奏的铜锣或唢子声中,每只船上双橹紧摇,八桨齐划,只听 得“唰!唰!”的划水声,众船并发,你追我赶,类似赛龙舟,两岸的观众欢声不断,热闹非凡。③高杆船表演。是含山轧蚕花民俗活动中最精彩的表演,一般由桐乡洲泉和芝村一带的蚕农来表演。高杆船用两只农船拼连一起,船上铺有木板。板中摆一石臼,臼中竖立—根三四丈长的毛竹标杆。标杆四周有四根粗竹同撑着,使其固定不倒。标杆尾端套有一只形似升箩的“踏脚”。表演时,表演者缘杆而上,爬至杆端,依托那只踏脚,稍作喘息即开始表演各种动作。只见表演者时而仰面直躺竹上,双手伸直,谓之“躺杆” ;时而用双脚脚面勾住竹杆,人身倒悬,谓之“倒挂锄头” ;时而单臂勾住竹杆,吊挂空中,谓之“张飞卖肉” ;时而双臂反勾竹杆,悬挂空中,谓之“苏秦背剑” 。最精彩的节目称作“蜘蛛放丝” 。表演时,取一匹数丈长的白绸,拦腰对摺,摺合处固定于竹梢,分开的绸布两头捆扎在一根二尺多长的木棍两端。表演时先将两条绸带绕卷棍上,收到上面,然后表演者双手抓住木棍,随着卷绸的快速松放,人从高空突然挂下,竹杆吊成弯弓,人似坠入水中,动作惊险,观众无不为之捏一把汗。据老蚕介绍,高杆表演非一日之功,要从小练起。小时候表演者用锄头柄架在桑树上练,后来再改用竹杆练。高杆表演所用的竹杆很有讲究,要挑选三年左右不嫩不老的阴山竹。所谓阴山竹就是生长在山背后的竹。这种竹质地坚韧,既不会折断,又有弹性。

    端午节

    湖州蚕农有端午谢蚕神之俗。端午即农历五月初五,本身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时至端午, 春蚕生产已经完成。因此,湖州的蚕农在端午节备猪头、肋条肉等拜谢蚕神蚕花娘娘、蚕花五圣之习俗。水乡谢蚕花都有划龙船之举,蚕姑们则到河港边泼“蚕花水”,庆贺蚕茧丰收。那天,祭谢过蚕花娘娘后,一家人就围坐吃“蚕花饭”,一家之长这时给家中每个人买来礼物相赠。

    十二月十二日

    农历十二月十二日是蚕花娘娘生日,也是祭祀蚕神日。届时,蚕农用红(掺入老南瓜)、青(掺入苎叶,俗呼“年青头”) 、白三种颜色的糯米粉捏成米粉团,做成实心无馅的“茧圆”(可大如蚕茧,也可小似元宵)、 “骑在马上的马头娘”、“卧在桑叶上的蚕”、“一绞绞的茧丝” 、“一叠叠的元宝” 、“鲤鱼”、“公鸡”等各种形状,蒸熟后把它们放在一起,当中立“蚕花五圣”的马幛画像,用酒菜、香烛祭拜。同时,蚕农取出收藏在家中的蚕种(蚕蛾产在厚纸片上的蚕卵),撒上一些盐粒,进行腌种,然后再用包袱藏起来。祭祀仪式完成后,这些米粉团子则分给孩子们吃了,孩子们手持各种象形米粉团,穿村过户,雀跃夸比,这样为蚕花娘娘做生日仪式到此结束。据传,做茧圆为蚕宝宝过生日以后,来年春天育蚕时蚕宝宝就身强体健,不会发病,结出的蚕茧也像茧圆子一样又大又结实。清代文人陈梓曾为此作过一首《茧圆歌》:“黄金白金鸽卵圆,小锅炊热汤沸然,今年生日粉茧大,来岁山头十万颗。”待到十天之后,也就是腊月廿三送灶时,再将蚕种取出,抖落纸片上的盐粒,用清水冲洗—下,挂在通风背光的地方晾干,收藏起来,到来年春天谷雨时节前后,便可取出蚕种加温孵化小蚕。可见,蚕神马头娘作为湖州民间信仰的行业神,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文化积淀,在湖州民众特别是农村蚕民心目中已经形成了“集体无意识”,融入了他们的生产、生活习俗之中。蚕神信仰带来的庙会活动已成为蚕乡老百姓的自娱自乐的大规模的群体活动,在群体的蚕神祭典中蚕农们往往相互交流养蚕经验和技术,传播着着蚕业生产知识,不仅促进了蚕业生产,而且还发展了当地的商业、旅游业,因而,已越来越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

    习俗

    种桑习俗

    桑树是养蚕唯一依赖。因此,墙边、路旁、田畔、讯池上无处不种桑,此类桑树称为家桑。为保蚕事兴旺,蚕农在屋前还要栽一野桑,又名“火桑”。在育蚕时采野桑叶铺底,可保家蚕收成好,无病虫害。蚕户门前栽火桑时,户主清早出门,若左脚先跨出门槛,桑种于左;若右脚先跨出门槛, 则种于右。火桑成活后,每年清明夜在桑干上贴纸剪成的元宝,并在树下插香,以祈蚕茧年成好。

    养蚕习俗

    (1)请蚕花。蚕花生日这天晚饭前,主人会将一蒸箪(古代盛饭用的圆形竹器)的祭品端出门外,里面有两只鸡蛋、一碗猪肉、四个团子,以及酒盅筷子、一张蚕神像、一副排锭(纸钱),焚香烛礼拜后,焚烧蚕神像和排锭。仪式一结束,邻家的、自家的孩子便会一哄而上,抢走祭品,非常开心。蚕俗以为孩子们抢得越快,来年的蚕花就会越丰盛。

    (2)呼蚕花、点蚕花火。除夕夜,孩子手提马头灯、元宝灯、鱼灯、兔灯等,在村前村后,田 头地角,来回奔逐,并唱“猫啊来,狗啊来,搭个蚕花娘子一道来” 。或唱“喔——喔呜呜,咩—— 咩吗吗,蚕花落伢达里来,白米落伢囤里来。东也安,西也宁,风调雨顺享太平,烧香念佛看戏文”。 这种形式俗称点蚕花灯;此外,除夕夜,每户蚕农都在家堂土地菩萨神龛(旧时汉族民间放置道教 神仙的塑像和祖宗灵牌的小阁)里点上一盏油灯或一支红烛,称之为“点蚕花火”,这火要一直点到 大年初早上方可熄灭。蚕俗以为这火象征着蚕花的祥瑞(吉祥的征兆) ,在新旧更替的时候点一点, 旨把祥瑞一直延续下去。

    (3)焐蚕花。大年初一,蚕乡还有“焐蚕花”习惯。勤劳而习惯于早起的蚕娘们在这一天要故意尽可能地睡得迟一些起床,多在床上焐一会,以寄托对蚕事兴旺的美好心愿。这个习俗来源于旧时生产中的“暖种”习俗。旧时养蚕,为了催发蚕种孵化,蚕娘们要连续多日把蚕种纸焐在胸前,靠体温来促使蚕种孵化。焐蚕花后起床,早饭吃象征白茧的圆子,中饭则多半吃“顺风圆长寿面”,“顺风圆”做得与蚕茧一般大小,一样形状,都有企望蚕事丰收的意思。

    (4)关蚕花。年初一蚕农不开正门,进出走边门,称为“关蚕花”,不让“焐发的蚕花”跑掉。并且正月初一不动帚,怕把蚕花扫跑。“清早厨房煮茧圆,加糖先供灶神前;小门进出大门闭,传是蚕花关熟年。”

    (5)祛蚕崇。为了使自己的蚕平安,蚕茧丰收,古代蚕人们创造出了马鸣王、蚕花五圣等蚕神来庇护自己。另—方面,又觉得冥冥之中还有还有诸如“白虎星”、“青娘”之类的的凶恶鬼神(蚕农称其为“蚕祟”)在暗中作祟。如果不将这种蚕祟消除,蚕宝宝就会多病多灾。为了驱逐和防备形形色色的鬼祟,于是又衍生出五花八门的“祛蚕祟”习俗。古人以为,邪恶的鬼魅经常会依附在与其相似的物件上。所以,用象征的手法糟蹋其象征物也就等于消灭了其本身。用米粉做成白虎形状的糕团,祭毕将糕团带出门丢弃道旁或送给别人吃掉,这是专门用来驱除“白虎星”的。菱湖镇射中村用红纸剪成虎头或虎形贴于门槛、大门,谓“贴白虎”,辟邪祈蚕旺;清明日吃螺蛳,再把螺蛳壳拋到屋上去,这是专门祛除“青娘”的。古人以为蚕病的精灵是“青娘”,就躲藏截在螺蛳壳内。吃掉螺蛳肉,把空壳抛上屋顶, “青娘”就无处藏匿,当然也就无从作崇了。重要的是,这一天吃螺蛳不能用嘴吸吮,而只能用针挑出,故称为“挑青” 。

    (6)烧田蚕。又称照田蚕。“祛蚕祟”是为了驱逐妖魔,遇难呈祥,但还不够。因为蚕农们知道,虽然用尽办法驱除妖魔,但妖魔们并不会善罢甘休,形形色色的灾祸依然会降临到他们头上。所以,他们从不敢奢望真的“蚕花廿四分”(一个象征丰收的数字),而是更渴望在养蚕还没开始以前,就能预知蚕事的结果,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于是,便出现了具有占卜性质的蚕俗。“烧田蚕”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种。每年大年三十或元宵节晚上,青年们在竹子或木杆顶端结扎草束,再缠上丝绵等物扎成火把,吸足油后点燃,在田岸上奔跑,执竿起舞,巡行于空旷田间,口中慢慢地喊一些祈求田蚕丰收的祷词,一旁还有人敲锣打鼓,点响爆竹。只见火龙游走,人声鼎沸,颇为壮观。而兆示来年农事和蚕事丰歉的,便是那火把。谁家的火旺,则来年田蚕丰收;火不旺,则田蚕歉收。

    (7)戴蚕花。用彩纸或绢、绒做成蚕花,清明节妇女斜插于鬓边,称“戴蚕花”;也有将蚕花插于蚕匾、蚕房门框等处。

    (8)护种。清明前、谷雨后,用棉絮包蚕种六至七日,天暖放在床上,天寒则抱在老翁或胸前,取其温和适中。

    (9)蚕禁忌。四月为“蚕月”。近一个月的养蚕季节里,“蚕禁忌”是相当严厉的。亲朋好友之间都暂时断绝了一切社交活动,怕任何多余的活动都可能冲撞蚕神,引起蚕作的失败。所以,养蚕一开始,就有“蚕关门”的习俗。“蚕关门”是蚕月中最大的禁令。“蚕关门”,从蚕娘“暖种”开始 一直持续到蚕茧采收结束,才可以“蚕开门” ,贯穿了几乎整个蚕期。为避免外来生人冲撞蚕神,影响蚕的生长,有的地方的蚕农会在门口打上许多桃树桩,系上用左手反捻搓成的草绳,张成网状,表示禁止陌生人造访;或者在门口贴一张红纸,写上“育蚕”或“蚕月知礼” ,表示“蚕月免进”的 意思;或者在廊下草帘子上插一根桃枝,以示蚕禁。如有鲁莽者上门,蚕娘也许会气急败坏地端出一盆冷水来,劈头盖脸地泼向来人。严重的话,还要在外面人回去的岔路口搞一个“送客人”的仪 式,以示祛邪。“蚕关门”只是蚕月里的总禁令,在日常蚕事活动中,禁忌更是多如牛毛。幼蚕时,忌屋内扫尘,忌开沿油锅煮鱼肉,忌烧油纸在屋内吹熄,忌敲击门与窗,忌哭泣吵闹,忌秽语淫词,忌未月产妇进蚕房,忌带酒入内切叶饲蚕,忌吸烟,忌产妇孝子,忌烧毛头发,忌酒醋五辛,忌当日迎风,忌西照日,忌骤热骤寒,忌不洁净人进蚕房,忌蚕房附近秽臭。此外,语言禁忌是“蚕禁忌”中的另一种重要表现形式。故“犯冲”的语词不用,以免祸患或不吉利的事发生。所以,凡遇谐音语词,必要另寻它语替代。如忌“姜”、“酱”。因僵病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蚕病,与“僵”同音的字自然不能提,所以,生姜改称“辣烘”,“酱油”改称“咸酸”等;忌“四”、“私”。因为这两个个字都与死“、“丝”谐音,所以,蚕室里不但生老病死的事一概免谈,也禁传私生子一类的轶闻。把蚕“四眠”也改称“大眠”,见到死蚕只能悄悄拣出,不能言传;忌“爬”、“逃”,“游”。因为蚕到处乱爬,不肯吃叶是白肚病的病症,这种蚕俗称“游蚕”,所以“爬”要说成“行”,“油”要说成“滑漉漉”,“游”要说成“下水过”。连避邪物“桃枝”因桃字与“逃”谐音,也不得不改称“掌头”;忌“虾”。吴语中“虾”的发音与浮肿同义,而浮肿是白肚病的特点,所以“虾”改称为“弯转”。白肚蚕本身则改称“白老虎”;忌“笋”。因笋与“损”同音,所以笋“要称“萝卜”;忌“亮”。因为蚕的头胸部发亮也是蚕病的症状,所以,“天亮了”要说成“天开眼了”;忌“腐”。因豆腐带“腐”字,便雅称“白玉”,或叫“大素菜”;忌叫“鸭”,以防压死蚕宝宝,所以称呼鸭子时以赶鸭时的吆喝声代之,叫“咧咧”;忌“葱”。因与“冲”音近,有冲撞相克之意,所以“葱”改称“香头”;忌“完”。“完”有完蛋、完结的意思,自然不吉利,所以,“完了”改叫“好了”。总之,对蚕宝宝不利的词汇都不能用。

    (10)望蚕讯。也叫“望山头”。蚕儿经过三眠四眠之后,逐渐进入老查期。老蚕养到通体透明时,称作“熟蚕”。于是蚕农就将一条条熟蚕捉上用稻草绞制成的草山上让其结茧,俗称“上山”(或上蔟)。蚕儿上山之后,一月辛劳的成果已基本定局,其他活动也不再会影响生产了,这时候,大家该恢复原有的社交往来,互相交流、探望一下彼此的生产情况了,便形成了一种“望山头”的习俗。“望山头”时,一般都要带一些礼物,预祝亲家蚕花廿四分。“望山头”所选礼品均深含喻意,一般送礼物最多的是糖馅包子、水糕和鳓鲞。糖馅包子意为“甜在心里”、“包好”;水糕谐音“丝高”,意为生丝高产;鳓鲞谐音“立想”,意思是立马就能想到丰收了。有的地方习惯送粽子,称作“蚕讯粽” ,以红枣为馅;如果是新婚第一年,还要送“抱子粽” ,在一只大粽边上用红头绳串一只小粽子, 预祝早生贵子。还有的地方必定要送枇杷,俗称“蚕罢枇杷” 。

    (11)谢蚕神。又称“谢蚕花”。蚕儿上山结出了白花花的蚕茧,信奉蚕神的蚕农,在采摘蚕茧的时候,总认为蚕茧丰收是蚕神马鸣王保佑的结果。于是在采好茧子缫完蚕丝之后,要举行一个“谢蚕神”的仪式。这仪式也在厢屋中举行。屋中摆一张八仙桌,立起画有马鸣王、蚕花天子、蚕花五圣等蚕神的“六神牌” ,供上鱼肉荤腥及素菜水果等酒菜,合家老少进行祭拜,以谢神恩。元湖州籍著名画家赵孟頫“题耕织图,五月”云:

    五月夏正半,谷莺先寻晨。
    老茧成雪茧,吐丝乱纷纷。
    伐苇作荷曲,束缚齐榛榛。
    黄者黄如金,白者白如银。
    烂然满箩筐,爱此颜色新。
    欣欣举家喜,稍慰经时勤。
    有客遇相问,笑声闻四邻。
    论功何所归,再拜谢蚕神。

    (12)蚕花饭。祭谢过蚕花娘娘,蚕农全家围坐吃饭,称为吃“蚕花饭”习俗。此时,家长则 将礼物赠予家中每个人。正如湖州诗人沈炳震“蚕桑乐府赛神”诗云:

    今年把桑值三姑,叶价贵贱相悬殊。
    农家幸未食贵叶,唯姑所咒诚难诬。
    猪头烂熟粉饵香,新筍茅柴炊黄粱。
    高烧桦烛光辉煌,大小男女拜满堂。
    酹酒烧钱神喜悦,伛偻送神脯酒撤。
    团恋共坐饷神馀,大肉硬饼堆盆列。
    老翁醉饱坐春风,小儿快活舞庭中。
    酒瓶已罄盆已空,堂前摒挡还息息。
    猫奴不眠勤捕鼠,剩有鱼头却来汝。 

    婚嫁习俗

    婚嫁是人生中一件大事。在湖州蚕乡,结婚除通常礼俗之外,还有很多习俗跟养蚕有关。

    (1)送蚕花。就是定亲阶段的必经程序。定亲的时候,女方要有一个送蚕花的仪式,也就是把定亲信物送到男方。这件信物很简单,或是一张蚕种,或是几条蚕,就是所谓的“送蚕花”了。因为在蚕乡,媳妇过门以后,就是家中的蚕娘了,这是至关重的,她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未出嫁的女儿。因此,养蚕技术自古就是传媳不传女的。结婚前的“送蚕花”仪式,就是要让新媳妇在未过门之前先把娘家蚕神的“蚕花运”送过去,祈求它在今后的生活中保佑自己,而对于婆家来说,接进这个“蚕花运”,也是为了保佑家庭今后的蚕茧丰收。

    (2)接蚕花。“蚕花”送来时,男方做婆婆的必定要隆重地穿上红丝绵袄去迎接这件信物,这叫“接蚕花”。

    (3)“竖蚕花竹”。 在结婚迎亲的时候,婆家会送去连根带叶的两株翠竹,顶梢系上红艳艳的蚕花,女方收下一株,另一株再随嫁妆返回婆家。姻亲双方都把青竹高高竖在屋前的晒谷场上,称为“竖蚕花竹”。据说,“蚕花竹”竖得越高,养蚕就越兴旺,家庭也就越发达。

    (4)拔蚕花。蚕农家女儿出嫁时,临上轿前,母亲要从女儿头上拔下一朵蚕花(这这朵蚕花可能是轧蚕花时从含山等庙会上请来的)。并将这朵蚕花放在自家灶山上,俗称“拔蚕花”。这种习俗的寓意是:不让娘家的蚕花喜气被女儿带走。拔蚕花时,喜娘还会吟唱一酋蚕歌:“拔朵蚕花装个巧,巧巧一朵金花好,巧巧两朵银花好,留下一朵蚕花好”。

    (5)撒蚕花。新娘子被接到新郎家门口的时候,新郎家人必定要向四周撒一些钱币,称作“撒蚕花”(亦称撒蚕花铜钱)。撒蚕花时,喜娘还要吟唱一首《撒蚕花》蚕歌:“新人来到大门前,诸亲百眷分两边,取出银锣与宝瓶,蚕花铜钿撒四面”。

    (6)坐蚕花床。新娘人洞房坐床,称为“坐蚕花床”,因为婚床的蚊帐上已经缀上了几朵蚕花。闹新房时还有“摘蚕花”的传统节目,颇为热闹。蚕花用竹竿钩起,高悬空中,可望而不可及,新媳妇须由新郎抱起,费尽周折,才能摘下来。

    (7)点蚕花。新婚之后的第一次回娘家,俗称“回门”。此前,还要有一个“点蚕花”的过程。届时,新娘子要将嫁妆衣箱的钥匙交给婆婆,在女性长辈的陪同下,一起开箱清点嫁妆,故称“点蚕花”。

    (8)看蚕花。新娘子过门后的第一年,要独立完成养好一张蚕种,称为“看蚕花”。对新娘子来说,“看花蚕”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她今后在婆家的生活地位。村坊邻舍和家人都会以她这一季蚕的收成来品评她。蚕养好了,她自己和家人都脸上有光,今后的地位就高;万一养不好,就会被人瞧不起,说她带来了晦气。当然,看蚕花时,老蚕娘们都会诚心诚意地帮助新娘子,特别是做婆婆的,因为这不但关系到新娘子本人,也关系到全家今后生活的幸福,所以更会竭全力传授技术。

    养鱼习俗

    (1)祭水神。千百年来,王泥相公一直被认为是太湖南岸渔民的重要保护神。相传,乾隆年间,南太湖乌程县有个穷秀才,名叫王泥,家住太湖边,从小以捕鱼为生。虽家境贫困,但其性勇敢,为人正直善良,村里有什么难事,他总是竭力相助。有一天,太湖狂风大作,一浪高过一浪,船只和渔民都葬身湖底之中。原来是太湖里出了一个兴风作浪的水怪一一金龙狮大王。当时村民们非常害怕,都想逃离村庄。这时王泥相公单身一人,出湖擒怪。只听见湖面两声巨响后,王泥相公转变成云彩,赤脚腾云而去。后来人们才知道,王泥相公为了救村民,舍身与水怪同归于尽,王泥相公由此成了渔民心目中的英雄。王泥相公年轻夭折,未婚妻住在鼎甲桥巷里村,同时亡故。那天巷里村异香浮动,人们都以为是王泥相公来迎娶了,便在鳌山建庙立碑。供奉王泥相公和王二娘娘两尊神像。后殿为寝宫,还专门有一位老太太为他们铺床叠被,打扫房间。此后,渔民出湖打鱼,总是先到庙里香烛祭奠。如有船只在太湖里遇上风暴,必定祈祷王泥相公,以求平安。湖州渔民信奉的湖上保护神虽有多位,但这位始终占主导地位,影响也最大。他是太湖南岸渔民的精神支柱。目前,太湖渔民祭祀水神仪式作为太湖乐园的保留旅游项目,定期对游客进行表演。

    (2)祭范蠡财神。湖州民间传说,春秋晚期,助越王勾践灭吴之后,便辞官归隐,携美女西施隐居德清蠡山漾养鱼,并写成了世界上最早的《养鱼经》,被称为淡水养鱼的鼻祖。范蠡养鱼致富,到晚年其家产有一亿两银子之多,人们尊他为财神。在德清的蠡山上建有范蠡祠,以范蠡为“财神”进行供奉。旧时每年的春分,四方渔民纷至沓来,香火极盛。因为春季是鱼苗放塘荡(河)养殖的季节,湖州有“立春鱼秧放,当年好起荡”、“春上打个塘,下年有指望”等鱼谚。其时,人山人海,汹涌如潮。祭范蠡财神时还举行“烧沉雕船”的仪式,即几百人蜂拥着一条与真船大小相仿的纸船,放置在庙内大殿上,由善男信女焚香礼拜后将纸船化为灰烬,以乞求范蠡保佑他们渔业丰年收。

    (3)拜利市。20世纪60年代以前,系统区域区渔农从长江采购鱼苗,当鱼苗船回菱湖时,沿路遇桥即放爆竹。到菱湖时,则船上、岸上爆竹齐鸣,锣鼓喧天,河埠头设三牲、鲜果、酒、糕饼,点香烛以祭祀,谓“拜利市”。同时,请戏班于庙前广场演戏,庆贺鱼苗满载而归,祈渔业丰收。

    (4)“发荡”。往鱼塘里放养鱼苗,俗称“做鱼秧”。放鱼苗前要举行“发荡”的仪式,即农船从家里出发行驶到鱼塘边,然后在船头陈设猪头、大鱼、全鸡三牲作为供品,并香烛祭拜,“请财神”、“拜塘头五圣”。同时请人用划楫(木桨)等工具把池塘水搅浑,为“越浑越发”, 故俗称“发荡”。礼毕,将供奉的酒菜,请亲友在船上吃喝庆贺。

    (5)吃鱼汤饭。按系统区域习俗,过年前后,家家户户都会拉网捕鱼。捕鱼结束,为了庆祝一年的渔业丰收,要请邻里亲友吃饭,大家聚在一起,吃一顿以鱼为主的“鱼宴”,俗称为“鱼汤饭”。吃鱼汤饭庆丰收是湖州所有水乡渔民共同的一个饮食习俗。湖州人每逢节庆或宴请,最后一道餐必定是全鱼,寓言“年年有余(鱼)”。

    此外,湖州渔民还遵循一些生活习俗中。婴儿临盆,本家须备好一只红色脚桶,内盛温开水,接生婆待孩子一出世就把他(她)放在红脚桶里翻个身,俗谓“鱼(红)脚桶里翻个身”,希望男孩子长大后会捕鱼,女孩子成人后会养鱼。因“鱼”与“红”在湖州方言中同音,故在选择脚桶时以娘家嫁妆之红漆脚桶为宜。如是男孩,在产妇满月回娘家时孩子的外公或娘舅无论路程远近务须摇船接她们。在途中给婴儿吃一点撑船篙上淋下来的水,说成长后会捕鱼;孩子上学或拜师必备鲤鱼两条,意“鲤鱼跳龙门”,希望日后或仕途得意或飞黄腾达。发展至今,孩子8岁上学已是大摆“上学酒”,酒宴每桌必有囫囵的鲤鱼。上学的第一天必须吃“鳜鱼”,以为这样才会有记性,能记住老师讲的课。上学拜师期间忌吃鱼籽,因为鱼籽数以千记,难以弄清,深怕孩子吃了会脑子糊涂;孩子成长后的订亲、成婚宴席均少不了鲤鱼。订亲后毛脚女婿逢年过节必提鲤鱼一对,上贴红纸拜望 未来的岳父岳母。结婚后还要这样做三年,如女家有干亲,也照此大礼。新房的窗户乃至大门均张 贴与“喜”字连在一起的大红剪纸鲤鱼,取意“喜庆有余”;打船造屋,自然也少不了鲤鱼来凑闹猛。 打船时请师傅必须手提鲤鱼前往,师傅进门必餐餐食鲤,直至船下水为止。建房伊始,必先用鲤鱼 去土地庙祭当方土地神,在家里正厅祀财神。动土开沟夯基石时须按测字先生指定的方位放上一尾 鲤鱼用以镇邪。上梁时宴席必用鲤鱼,有的农家还在灶头上画鲤鱼跳龙门的图像。

版权所有 © 2005-2014 湖州在线  新闻部:0572-2399190 2399191  设计制作部:0572-239928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