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教育
健康
汽车
专题
湖商
 
论坛
湖州日报 手机报
专题推荐:
·“温暖中国”浙江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湖州  
·春暖归途 家有幸福  
·“海空卫士”——王伟  
·《说说“百坦”》专栏  
·“踏着红色的轨迹”——永远追寻红军长征精神  
首页 > 专题 > “海空卫士”——王伟 > 英雄英姿
碧海蓝天写忠诚 用忠诚铸就尊严丰碑
发布时间:2016/8/1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谈杨苏
  2001年4月23日《中国青年报》:今年1月30日,本报一版以《春节,我们巡航西沙》为题,独家报道了我海军航空兵两架战机跟踪监视上门来的不速之客———某国侦察机,一直把它“送”走。这次战斗起飞的长机便是王伟,他把这一天的本报专门寄给了远在湖州的爸爸妈妈。4月1日,王伟又一次驾机升空———

  南中国海掬起一捧捧哀思的浪花,生生不息的涛声呼唤着一个英雄的名字———王伟。

  在共和国的记忆中,永远刻下了美机撞毁我机事件中跳伞失踪的人民海军飞行员悲壮的身影。

  用忠诚铸就尊严丰碑

  4月1日,一个让世界震惊的日子。

  8时36分,一阵战斗警报声骤然响起。海军航空兵某部一级飞行员王伟和赵宇百米冲刺般跑向战机。他们记不清有过多少次这样的警报声划破甜美的梦乡,记不清有过多少回如此紧张的战斗起飞打破节假日的安宁。

  多年来,美国军用飞机频繁到中国近海活动,在我沿海实施空中侦察,对我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位于南海前哨的海军航空兵某部,为捍卫国家主权一次次派出战机进行跟踪监视,王伟和他的战友最多时曾一天紧急起飞3批次执行任务。

  前年除夕,全国人民正欢天喜地迎接传统佳节。中午11时30分,一阵急促尖厉的警报响起,担负战斗值班的王伟和段辉扔下饭碗,驾机升空。目标越来越近,是美国的军用大型电子侦察机!他们发现座舱里的美国飞行员人人都戴着一顶“圣诞帽”。在西方,慈祥的“圣诞老人”为人们送去祝福,是平安与祥和的象征。而此时,一个国家的军用侦察机飞行员戴着“圣诞帽”抵近另外一个主权国家的领空,送来的“圣诞礼物”却是威胁和挑衅!

  今年1月24日,新世纪第一个春节。美国军用侦察机又来了,他们似乎专挑这样的时候和中国人民捣乱。王伟和战友高秉礼,奉命去和“老对手”周旋。7天的春节假期里,他俩两次战斗起飞。

  对抵近我国侦察的外国军用飞机实施跟踪监视,是维护我国国家安全的需要,完全符合国际惯例。

  今天,不速之客又来了!王伟和赵宇紧急升空,战鹰仰首直刺海天,上升高度,调整航向,空中编队,向目标飞去……

  几分钟后,王伟和赵宇发现左前方有一架大型飞机,他们向目标接近,很快判明这是美国的EP-3型军用电子侦察机,正向我海南岛三亚外海抵近侦察。王伟、赵宇迅速调整航向,驾驭战鹰与美机同向同速飞行。

  王伟和赵宇已多次和狡猾的美国军用侦察机打交道了,熟知美国军用侦察机常常利用双方飞机性能上的差异,尤其是利用侦察机擅长低速飞行的长处,玩弄各种花招和伎俩,如“减慢速度”、“贴云飞行”等,企图摆脱我机跟踪。狂妄傲慢的美机还经常忽上忽下,突然左右大坡度转弯,一次次做出极危险的动作,挑衅我方飞行员。一次,王伟和段辉在我专属经济区上空执行跟踪监视任务,美国军用侦察机忽而贴着云底飞行,忽而大幅度减速,忽而下降高度,忽而钻进云层。僚机王伟紧跟长机段辉,始终咬住目标不放,保持着与美机的安全警戒距离。

  这一次,王伟和赵宇当然知道该怎样对付多次到这里侦察的老对手EP-3。他们沉着冷静,在我海南岛一侧平稳编队飞行,美国EP-3飞机在外侧。突然,美机大动作转向,向王伟的飞机撞压过来!美机左机翼外侧螺旋桨将王伟驾驶的飞机垂直尾翼打成碎片。战机发出一阵惨烈的怒吼,赵宇眼看着王伟的飞机呈右滚下俯状坠落。

  令长机赵宇难以相信的是,从翻滚坠落的飞机上依然传来了王伟镇定的报告声:“飞机控制失灵。”王伟还在继续驾驭着已经完全失控的战机!具有1000多小时空中飞行经历的王伟,当然知道此时此刻的危急,当然知道在翻滚坠落的飞机上多呆1秒钟意味着什么。

  1秒、2秒……9秒,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的王伟与坠落的战机在空中翻滚,他在用血肉之躯为救护战机做最后冲刺。事不宜迟,别无选择。赵宇大声命令:“跳伞!”

  没有回音,但闻惊天动海的呼啸,尽管匆忙,却是从容不迫的告别。王伟离开了自己心爱的战机,犹如一颗流星用自己最后的光芒,在海天之际划出一道壮丽的彩虹。降落伞缓缓下落,一只不屈的雄鹰在南中国海盘旋、盘旋……

  以忠诚磨砺倚天利剑

  一架银色的战鹰引擎呼啸,如长天高歌,直奔险象环生的海域。

  驾驶战鹰的是海军航空兵一级飞行员王伟,此时,他担负着为超低空训练探路的任务。俯瞰大海,交错的岛礁酷似鲨鱼的血盆大口,巨大的浪峰像一条条贪婪的卷舌。王伟凭着娴熟的技术,迅速下降高度。从高空到低空,俯视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正视前方,似乎海在上面,环顾左右,一片混沌,飞行员的直觉是“无高度”飞行。此时此刻,只要有瞬间的疏忽或错觉,飞机都有葬海的危险。王伟镇定自若,继续下降着高度。老天又偏偏作难,刮起了大风,机身下波涛翻滚。他全神贯注沉着飞行,从容自如地翱翔在波峰浪尖上。

  探路成功啦!王伟又创造了一个新的第一:在全团同批飞行员中,第一个驾新型战斗机探索超低空训练成功。15年飞行生涯中,他不断书写着第一的历史:

  在飞行学院同期学员中,他第一个放单飞遨游蓝天;

  在飞行部队3次装备更新中,他每次都是第一个放单飞,第一个担负战备值班任务;

  在同一批飞行员队伍中,他驾驶最先进的国产歼击机,第一个飞满1000小时,成为能飞4种气象的“全天候”一级飞行员。

  “水兵爱大海,骑兵爱草原,我爱祖国的蓝天……”这首《我爱祖国的蓝天》是王伟最爱听、最爱唱的一首歌,也是他的心声。为了锤炼翱翔的翅膀,他从来坚持严格训练,科学操作,按章飞行。在王伟床头书柜里,摆满了《空气动力学》、《飞行原理》、《计算机仿真》等理论与专业书籍。在他厚厚的一大本飞行笔记中,密密麻麻、工工整整地记满了他的飞行体会和经验总结。一本《国际航空飞行规定》被翻阅得卷起了毛边,字里行间画满了红杠杠、蓝道道。与他同宿舍的副大队长叶潮嵩说,里面的重要条款,王伟都烂熟于心。在全师“飞行法规和国际法知识竞赛”中,他以满分的成绩获得优胜奖。

  王伟还有一样须臾不离的“宝贝”,就是他的掌上电脑,里面储存了《空中特殊情况处置手册》,只要有空他就打开,认真复习。他在2000多架次的飞行经历中,积累了丰富的海上飞行经验,从未发生过“错、忘、漏”现象和事故征候。

  那是一次智慧、技术、胆识的综合考验。琼岛6月天,说变就变。王伟起飞时夜空星月皎洁,10分钟后,乌云像一把巨伞遮盖了整个机场,霎时间200米外的景物都模糊不清。这时,王伟完成空中训练科目,请求着陆。但地面工作人员只闻引擎声,不见飞机影,能见度越来越差。

  “能安全着陆吗?”有的人担心,但了解他的人知道,这位有着多次在黑云覆盖机场、雨水蒙住座舱等恶劣气象条件下,安然着陆经验的优秀飞行员,能处置眼前的险情。

  就在此时,战鹰突然钻出云层,以漂亮的轻点着地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为他喝彩的掌声划破了夜空。正是这种高水平、高质量的训练、磨砺,使王伟成长为蓝天雄鹰。

  让忠诚化为力量的源泉

  无数次穿云破雾,无数次栉风沐雨。对王伟来说,每一次起飞与降落,都是他人生的洗礼与超越。

  当王伟还是浙江湖州一名18岁中学生的时候,他面临多种选择:可以报考地方大学,也可以下海经商。从小具有艺术天份的他,还可以走艺术之路。尽管他是父母惟一的儿子,但他毅然踏上了报国从戎的征程,“祖国至上”成为他至死不变的誓言。

  紧张的4年航校生活,王伟以优异成绩拿到了飞向蓝天的通行证。分配前夕,好心的朋友劝他争取到上海、广州等大都市去工作,家人们也希望他能回到离家不远的杭州、苏州等江南城镇。但王伟找到学校领导说:“我要到海防前线去、到部队建设最需要的地方去,不管那里多么艰苦、多么偏僻。”就这样,王伟如愿以偿地来到了驻海南岛海军航空兵某部。

  万里挑一的飞行员,令人羡慕的空中骄子。妻子阮国琴从信中一次次读到王伟对军营如诗如画的描述,新婚的她带着向往从家乡来到海南。

  汽车远离了海口,霓虹灯消失在背后的夜色中,阮国琴乘坐的汽车在窄小的土路上颠簸着,总算到了部队的营院。王伟满怀信心地告诉她,眼前这里虽然“路不平、楼不新、水不清”,但条件很快会改变的。他动员妻子办理了随军手续,在同期分来的10名飞行员中,第一个在这里安了家。其实,阮国琴在家乡有一份固定工作,收入相当可观,可到了部队,工作一直没有着落。王伟对妻子说:“军人的奉献,是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回报;军人的牺牲,是和平与安宁最牢固的基石。为了祖国和人民,我们应当甘愿舍弃自己的一切。”

  王伟也曾有过致富的机会。前几年,有几家地方航空公司曾邀请他到民航去工作,许诺的月薪几乎是他月工资的10倍。他总是摇摇头说:“钱能买来华贵的衣裳,但买不来军装的尊严;钱能带来生活上的享受,但带不走我心中的理想。”

  在王伟看来,当好一名海军飞行员,献身祖国的万里海空,不仅仅是一种职业,更是他毕生热爱的事业。1998年春,已经飞过两种机型的王伟,听说部队又将改装国产最先进的歼击机,立即报名申请第一批改装。有人劝他说:“一旦改装,又是从零开始,你又成了一名新飞行员。像你这样的飞行技术,在别的部队早已干上大队长了。”王伟说:“我不在乎当官,就是想飞最好的飞机。”改装先进战机,他又是第一个放单飞,率先进入战斗科目训练,率先担负战备值班。

  3月30日傍晚,飞行了一天的王伟回到家里,只呆了一个多小时,便像往常一样吻别妻子,住进了飞行员宿舍,因为第二天,他有正常的飞行任务。3月31日,王伟担负战备值班,他在电话中告诉妻子阮国琴:“我不能回家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没想到,这是他与妻子的最后告别。

  将忠诚融入美好生活

  4月6日,是王伟33岁生日。美国军用飞机的野蛮撞击,让一个向往和平的年轻生命流星般陨落,撞毁了一个幸福美满的温馨家庭。

  王伟和阮国琴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小俩口相亲相爱,感情甚笃。王伟每次离家去飞行,都要亲密地拥抱一下妻子,亲亲儿子的脸蛋。

  王伟飞行训练忙,执行任务多,每周只有一两天能回家。为了弥补对妻子的歉疚,一到家,他就扎上围裙下厨,弄一桌家乡的饭菜,还把家务都包下来,减轻妻子的负担。去年8月,小俩口结婚纪念日,王伟从外地回来,特地买了一块漂亮的真丝衣料,亲自动手为妻子设计了一条新颖的时装裙子。

  王伟永远是父母疼爱的儿子。他长年在外,一直记着父母的生日,不论多忙,不论在何地,他都要为父母祝贺生日,寄去父母喜爱的礼物。

  王伟牺牲后,副大队长叶潮嵩,每天夜里都要醒来好几次,看看对面的床铺,盼着王伟能够奇迹般地归来。叶潮嵩忘不了王伟对他的帮助。他是个“老广”,普通话讲不好,练习电脑拼音打字时,一个字打几遍也拼不准。王伟手把手教他学习五笔字型输入法。王伟聪明能干,乐于助人,战友们有事都愿找他帮忙。他乐呵呵地为战友理发;为报考军校的战士辅导功课,解答疑难;帮助兄弟单位出板报。更多的时候,战友的困难被热心又细心的王伟看在眼里,不等你开口,他就会主动帮忙。副大队长朱新民的家属临时来队,王伟去看望,回去不一会儿就把他们需要的生活用品送了来。王伟爱战友,大家也都喜欢他。

  王伟的业余爱好非常广泛,而且每样爱好都与他挚爱的飞行事业紧密相连。他很早就买了电脑,自学绘图软件,熟练掌握了三维动画制作技术。王伟走得匆忙,在他的电脑里还有一幅尚未完成的图画:威武的战机、飞行员的头像刚刚勾勒出轮廓。他是全团的摄像摄影专家,曾为战友们拍下了一个又一个美好的瞬间,他留下的数百幅飞行训练摄影资料,成为团里最宝贵的财富。

  王伟喜欢美术,他的美术作品曾在南海舰队航空兵的展评中获奖。在他的家里,墙上有他亲手画的一幅幅以飞机和飞行为题材的油画,还有他带着头盔、登上战机的自画像。王伟自己谱曲、自己用吉他弹唱的飞行员歌曲,制作成录音磁带,还颇有专业水准呢。王伟爱花爱草,桌上摆着他制作的插花,窗台上有他栽培的盆景,样样都有一个与飞行相关的名字。

  战友、亲人怎么也不会相信,王伟这样一个热爱生活、充满爱心的人,会突遭厄运。他曾一次次地计划把年老多病的父母接到美丽的海南,尽尽儿子的孝心,让老人看一看自己的战鹰;他早就许诺陪妻子照一本影集,纪念他们结婚10周年;他答应过教儿子画画,学吉他;他还要到医院看望生病的战友……

  王伟走了,带着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带着他对亲人、战友的眷恋,带着他对飞行事业的挚爱,带着他为祖国奉献的未了心愿。

  王伟走了,走得如此匆忙,又如此悲壮。他用自己的壮举,捍卫了国家的主权和民族的尊严。

  王伟走了,留给我们不尽的思念,也引起我们深深的思考: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享受着和平的阳光,但我们理解和平的珍贵和来之不易吗?我们是否意识到和平中有着不安?面对王伟悲壮的献身,我们更应该懂得如何肩负起强国强军的责任和使命!

版权所有 © 2005-2014 湖州在线  新闻部:0572-2399190 2399191  设计制作部:0572-239928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