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平凡的梦想·身边的感动——最美浙江人 > 最美基层党员
温雪峰:村民服贴的“当家人”
发布时间:2014/7/7   稿件来源:湖州日报   

一个人肩挑两个村的担子并不多见,他不仅挑了,而且赢得了民心——

    一根长木棍伸出驾驶座的车窗,上面悬挂着吊瓶,车里的人正输着液,他着急回村里办妥一件事。

    有村民认出了车牌:“那不是温书记的车吗?他不是大前天才去上海开刀的吗?”村民口中的温书记就是温雪峰,长兴县洪桥镇横山桥村党支部书记。这次,他在上海动完手术第三天就急急地赶回来,为的是村里几户农户的拆迁事。“度假区有个项目计划两个月后就要上马,可不能因为我们村的拆迁工作没完成给耽搁了。”他说。

    温雪峰当了二十多年的村支书,如今又挑着两个村的重担。他对记者说:“村里的事都是小事,都是村支书应该做的事,当然小事不少,有时候不拼命还真不行。”

    在采访时,村民们提起温雪峰,个个赞不绝口:“温书记把村里的公事和村民的私事都当作自己的事来做,真不容易!”“老温,你帮我看看我这新做的这批货市场前景怎么样?”在洪桥镇工业园区里,轻纺老板温富元拉着温雪峰到自己的厂房里看新产品。生意做大了,可他还是像以前做家庭作坊时那样,一有新动作第一个就想问问温雪峰的意见。

    温富元与温雪峰同村,多年前因父亲得了重病,全家债台高筑。当时,温雪峰办了一家提花机厂,想拉温富元一把,便问他愿不愿意搞提花。“我没本钱。”温富元实话相告。于是,温雪峰就成了他的担保人,向银行贷了49万元,又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一口气买了12只喷水提花机。

    现在,当年那12只喷水提花机早已成了废铁,家庭作坊也早搬进了工业园区,设备和产品都已更新换代。

    横山桥村全村的村民都有着同温富元类似的经历。以前,村上的人个个出去打工,温雪峰自己办了提花机看到效益后,就鼓励村民回家做轻纺。“最难的就是销路,是我鼓励村民做提花的,要是卖不动让他们亏本,我能说得过去吗? ”那时候,每次坐上长途车出去跑销路,都会有一大群村民送他上车。“看到他们期盼的眼神,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产品卖出去。 ”

    第一张订单诞生在广州的一个门市部。一位姓王的老板告诉他,自己需要这种花色的布,这是横山桥人卖出去的第一批货。

    随着时间推移、产业转型,现在的横山桥村已形成了一条由龙头企业、纤经户、中间商、织布户等组成的化纤布产业链,为全村带来不菲的经济效益。村上有16户人家在工业园区办起了企业,年收益平均在100万元以上。

    去年1月,温雪峰又兼任同镇的陈湾村党支部第一书记一职,开始了每天两头跑的生活,偶尔还要解决两个村村民“争风吃醋”的问题。

    陈湾村是个“上访村”,村民解决事情的办法就是上访。村民之间的矛盾大、思想老化,村级组织多年来都处于瘫痪状态,被县里确定为软弱涣散村党组织。

    带着些许忐忑,温雪峰接下了这副担子。来到陈湾村,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村里过去混乱的财务算清楚,一算就算到了夜里10点多,回去的路上他看到村里没装路灯,一片漆黑,村民夜里出行很不方便。

    很快,村上的重要路段全部安装了路灯,孩子上下学有了3个公交候车棚, 2个新修的机埠和4个小泵满足了村民农事灌溉。

    他又结合村里的实际情况,采取村集体统一购买原材料,村干部、党员群众一起参与施工,没多久,村里的泥路变成水泥路,通到了家家户户。

    然而,新官上任的这“几把火”,还不足以打动村民。春节前夕,温雪峰提出要趁着过年把村里30多年来欠村民的陈年老账还清。“我来了以后一直着手厘清村里的财务,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村里一共欠163名村民20万元,欠得多的村民有上万,大多是以前村里叫村民干活的工资,都是辛苦钱。”

    当村班子成员挨家挨户把欠款一一送到村民手上,即使曾经一肚子怨气的村民也感动了:“这样的干部让人服贴!”

    当了两个村的村支书后,温雪峰每天都要兼顾两头,尤其是陈湾村遗留问题众多,需要啃下这块“老骨头”,无暇顾及自己的轻纺企业,他便把企业外包给了别人,全部的精力都投到了村里。

 

湖州智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 2003-2020   新闻热线:0572-2598531 邮箱:963458800@qq.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浙B2-20060146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30211